您的位置:澳门微尼斯人娱乐 > 神话传说 > 天要下雨娘要嫁人,好色的蚰蜒精

天要下雨娘要嫁人,好色的蚰蜒精

发布时间:2020-03-26 22:46编辑:神话传说浏览(188)

    很久以前,有个名叫朱耀宗的书生,一岁多一点儿父亲就因病离开了人世,母亲怕朱耀宗受到继父的虐待,硬是没有改嫁,独自一人挑起生活的重担。 朱耀宗从小就聪慧过人,喜欢读书。母亲见儿子是个读书的料儿,就用省吃俭用节约下来的钱请了一个名叫张文举的教师来家里给儿子教书。张文举也是个穷书生,但 他知识渊博,给朱耀宗上课更是一丝不苟,特别用心。师生二人一个教学有方,一个聪明好学,结果朱耀宗十五岁便考中了秀才,十八岁进京赶考,高中了头名状元。 朱耀宗参加殿试时,皇上见他才华横溢,一表人才,下旨将他招为驸马。朱耀宗谢过皇上隆恩后,不由想起了含辛茹苦地将他养大成人的母亲。遂向皇上讲述了他从小和母亲相依为命的苦难生活,讲述了母亲为了不让他受继父的虐待,是如何含辛茹苦地独自一人将他养大的,又是如何在生活极其困苦的情况下请教师给他传授知识,将他培养成人的经过。皇上听后非常感动,当即下诏,要为多年守寡、一直没有改嫁的状元朱耀宗之母立一个“贞节牌坊”。朱耀宗听罢自然十分高兴。 按照惯例,新科状元要回老家省亲。朱耀宗回到家里,母亲见儿子中了状元,高兴得嘴都合不拢了。但是,当她听说皇上下诏要给她“立贞节牌坊”后,却明显地露出了不安的神色。原来,朱耀宗的恩师张文举的妻子几年前不幸因病去世,在朱耀宗家和朱耀宗母亲相处的日子里,他们二人逐渐产生了感情。朱耀宗进京赶考后张文举虽然离开了朱耀宗家,但两人的感情却有增无减。最近,朱耀宗的母亲正想着要正式嫁给张文举。现在听说皇上要给她立“贞节牌坊”,她怎么能不忧心忡忡呢? 朱耀宗听说母亲要改嫁给恩师张文举,顿时吓破了胆。他“扑通”一声跪在母亲的面前,痛哭流涕地说:“娘呀,这千万使不得。儿已将您不改嫁的事告诉了皇上,如今您要是改嫁那就是犯了欺君之罪,这可是要诛九族的大罪啊!”朱耀宗的母亲听后也感到左右为难。改嫁吧,无疑是犯了欺君之罪;可不改嫁这么多年来她独守空房、长夜难熬的日子又有谁能知晓?想来想去,朱耀宗的母亲不由仰天长叹,无奈地说:“一切都听天由命吧。”说罢,她随手脱下身上一件罗裙递给朱耀宗说:“娘把你养大很不容易,明天上午你给娘行个孝,把这件裙子洗干净后晾晒在院子里。如果天黑前裙子晒干了,我就不改嫁了;如果裙子晒不干,说明天意如此,你也不用再阻拦我改嫁了。”朱耀宗知道母亲把自己养大不容易,只好按照母亲的吩咐去做。 第二天上午,晴空万里,烈日当空。朱耀宗心里暗自高兴。他想,这么好的天气别说一件裙子,纵有十件八件也能晒干。那知他把母亲的裙子洗好后刚刚晒在院子后,晴朗的天空突然阴云密布,暴雨如注。晾晒在院子里的裙子被暴雨浇得湿漉漉的,比刚洗完拧干后还要湿得多。大雨一直下到了后半夜,母亲的裙子也始终是和泡在水里一样,怎么能干得了呢?天黑以后,朱耀宗的母亲望着窗外的倾盆大雨对朱耀宗说:“儿呀,天要下雨,娘就要嫁人,天意不可违呀!” 朱耀宗心里虽然叫苦不迭,但天意如此,他也无可奈何。 回到京城后,朱耀宗将母亲和恩师张文举的婚事以及他给母亲洗裙子、天下暴雨的情况如实向皇上做了汇报,请求皇上治罪。皇上听罢连连称奇,说:“天要下雨,娘要嫁人,这是天作之合,由他去吧。” 从此,人们便用“天要下雨,娘要嫁人”这句话来形容那些不可逆转之事。

    从前有个穷书生,屡试不中,仍苦读不已。 这一年,赶考的日子又近了,他更是日夜用功。一天深夜,他刚睡下,便做了个梦,梦里他被关在一个四面都是墙的房间里,怎么呼喊求救都没有用,吓得他一激灵就醒了。书生觉得奇怪,便去请人解梦,解梦的先生听完笑道:“好梦,好梦,置之死地而后生,你这次一定高中。” 书生兴致勃勃地进京赶考。发榜这天,喜气洋洋地去看,可从头到尾,不见自己的名字。他顿时身上凉了半截,没精打采地往回走。忽见街头有一位摆卦摊的老人,他想,何不求教这位老人为何自己的梦不准呢?算卦老人一见书生在这日子来问事,心中自然有数。听完书生的讲述,便连连摇头说:“不祥,不祥!”书生忙问:“为何不祥?”老人说:“周围都是墙,要想高中岂不是门没有吗?” 书生不死心,回家继续攻读,准备来年再考。 这一年临近考期时,书生又做了个梦,梦见自己天还没亮就启程上路去赶考,匆忙间,一头撞在自家低矮的门楣上,额头上起了个大包。醒来后,感到很奇怪,于是白天又去请人解梦。解梦先生一听,便哈哈大笑道:“恭喜,恭喜!”书生问:“喜从何来?”先生说:“你这是‘出门就碰上了头’啊,今年一准考上!” 书生又兴致勃勃地进京赶考。发榜这天,又是喜气洋洋地去看,谁知这次榜上从头到尾又没有自己的名字。在回家的路上,书生又碰到了那位算卦老人,与他述说了一通,老人听完便连连摆摆手:“不好,不好!”书生问:“怎么不好?”老人说:“天不亮上路——净瞎摸冒撞,怎么会中呢?” 书生怏怏回家,还是不死心,继续研读诗书,等待下一年的考试。 又是一年寒窗,考期又快到了。这晚书生刚刚入睡,便又得一梦:书生赴京赶考没有太多盘缠,妻子便蒸了点年糕当干粮,谁知一咬,年糕咯牙,还是生的。书生醒来更觉蹊跷,白天又去请人解梦,解梦先生听了不禁连连拱手说:“恭喜恭喜,好梦好梦!”书生问:“这回又怎么好呢?”先生说:“年糕没蒸熟,岂不是‘高升’吗!今年定会名列前茅!” 书生又乐滋滋地去赶考,后来又笑哈哈地去看榜,但再一次名落孙山。他像霜打的茄子一样,提不起神来。路过街头,发现那算卦老人还在,便又向老人讨教。老人听完,啧啧嘴说:“不是好梦!”书生睁大眼睛问:“又怎么不好?”老人说:“年糕没熟,说明时候还不到、火候还不够啊,你这回考当然不会中了!” 书生回去,仍手不释卷,看来他是不得功名死不休了。 转眼又快到考试的时节了。这夜书生读书到五更天,不觉昏昏欲睡。恍惚中,外面下起倾盆大雨,书生连忙戴上草帽,又扣上一顶斗笠,站到堂屋当中,只听得一声炸雷……书生被惊醒,原来是个梦。这梦太奇怪了,于是书生又请人解梦。解梦先生一听,赶忙拍手大笑道:“恭喜恭喜,好梦好梦!”书生迷惑地问:“为什么是好梦啊?”先生说:“你草帽上戴斗笠,是‘冠上加冠’呀!今年定会金榜题名,红袍加身了!” 书生这回劲鼓鼓地进京赶考,发榜日,又憋着使不完的劲去看榜。结果眼珠都差点迸出来了,可还是没有自己名字的影儿。书生掉了魂儿似地走在街头,恰巧又遇到那位算卦老人,便上去哭诉这一次的经过。老人听完,不禁长叹一声说:“唉!”书生张大嘴巴问:“您为何叹气?”老人说:“你头上本已戴着两顶能挡雨的帽子了,却还站在堂屋里,那样的话,就是簸箩大的雨点也淋不到你头上啊!榜上又怎么会有你的名字呢!” 书生回到家后终日闷头呆坐,不知自己还要不要继续读书备考,也不知以后还会不会做梦、要不要解梦。

    有个貌若天仙的妙龄姑娘叫兰子。兰子尚未定亲出聘。那时候的姑娘不像现在的女孩这么快乐自由,绝对是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直到遵父母之命、依媒妁之言,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嫁个扫帚夹着走。 月黑风高之夜,一个目如郎星、面似满月的美男子不知怎么就进了门窗紧闭的闺楼。男子含情脉脉地看着兰子;兰子又惊又喜。没有多少铺垫,两个人就金风玉露一相逢,胜却人间无数了。从此之后,美男子几乎每晚都来。兰子问美男姓甚名谁家住何处?美男说:“小生姓游名延晶,家住墙角阴湿村,父母已故去,可怜孤独身。” 几个月后,兰子显怀了。其母大吃一惊,经母亲耐心开导,兰子红着脸颇诉说了原委。她还坚决地说:“妈你别管这事儿,女儿我今生只嫁游郎!”兰子的母亲怕女儿想不开,也没敢深说,但她决意要弄个清楚。 一天晚上,兰子的母亲躲藏在隐避处偷窥闺楼及左右。约半夜时分,她赫然看见一条足有五尺多长、椽子粗细的蚰蜒慢慢地顺墙爬到闺楼窗口,忽闪一下不见了。她就蹑手蹑脚地转到了闺楼门口,扒门缝朝屋里瞅,屋里有一位貌似潘安的俊美男子。 兰子的母亲食不甘味、忧心如焚。她慕名向一位法名叫智能的老僧人讨教。智能听罢,双手合十道:“阿弥陀佛,罪过呀罪过呀,你女儿被蚰蜒精缠上了。而且她已经怀上了蚰蜒种,如此下去恐性命难保。”兰子的母亲急得大哭,求智能发发慈悲救女儿一命。慈善的智能便指点一二。 按智能之言,兰子的母亲烙了九张白面油饼撂在一起,让女儿兰子坐在热乎乎的油饼上。少顷,小蚰蜒们闻着油香,纷纷从女儿下身爬出来,贪婪地在油饼上驻足吸食。兰子的肚子很快就小了。 姑娘肚里的问题是解决了,接下来该对付蚰蜒精了。智能抱来一只没有丝毫杂色的白公鸡。每到晚上,智能就亲自把白公鸡放进闺楼与兰子为伴;智能则守在闺楼外打坐。那蚰蜒精便不敢进楼亲近兰子,因为鸡是蚰蜒的克星。 然而半年之后,母亲发现兰子的肚子又大了起来。她急火火地质问智能是何缘故,智能捶胸顿足道:“阿弥陀佛,唉,老僧赶走了好色的蚰蜒精,可谁料想这白公鸡也是一好色之徒。兰子肯定是被白公鸡给……闹不好兰子会生出一颗鸡蛋来。” 智能来到兰子的闺房,一把抓住白公鸡,使劲一拧鸡脖子,将整个鸡头活活地拧了下来。无头的白公鸡在地上扑腾着,在智能的“阿弥陀佛”声中死掉。 兰子的母亲急了,大声道:“难道说我家兰子真会生出颗鸡蛋来?高僧您快给想个破解之法吧……”智能瞑思苦想了好久,才叹道:“现在唯一的破解之法就是把兰子尽快嫁出去,方可一嫁遮百丑。” 事情到了这种地步,母亲只好完全听从智能所言了。不久,在智能的一手操办下,兰子嫁给了一位吴公子。这吴公子矮小丑陋,不但腿有残疾,而且头脑也十分蠢笨。出嫁时,仙女般的兰子哭成了泪人儿。 三个月后,兰子生产了。她果然没生出鸡蛋来,可生出的孩子没活过夜就死了。后来,兰子母亲听到了风言风语,说有个男人经常偷偷到兰子家找兰子。那吴公子根本不管,啥也不懂。 经母亲再三询问,兰子终于道出了真相。兰子对母亲说:“在智能让白公鸡与我做伴时,那蚰蜒精还是夜夜来;白公鸡虽然震不住蚰蜒精,但它是无辜的,不像智能说的那样。我生下来的不是鸡蛋,但也不是孩子,是一窝小蚰蜒。那吴公子根本不会同床……至于找我的那个男人,还是那个蚰蜒精。” 母亲听得目瞪口呆。兰子接着说:“那个蚰蜒精就是智能。母亲在闺楼发现蚰蜒精后,它就变成了一个叫智能的僧人‘贼喊捉贼’。昨天,蚰蜒精喝多了酒,它说再过九十九天,我就会变成一只雌蚰蜒了。母亲快救我呀……”母女俩在家哭哭啼啼时,那个变成智能的蚰蜒精正在街上闲逛,他看到一位比兰子还漂亮的姑娘。好色的蚰蜒精二目放光,粘糖似的上前搭讪。那女子娇嘀嘀地对它轻语:“公子,请随我来。”然后就轻飘飘地走了,蚰蜒精兴奋异常地紧随其后。 女子把蚰蜒精引到一大片草滩中,她停下脚步,原地转了个圈儿,“刷”地变成一只白色的大母鸡。大母鸡恶狠狠地对蚰蜒精说:“四个月前,你残忍地拧掉了我丈夫的头,今天我要替夫报仇!”蚰蜒精怔了一下,随即迷着眼轻蔑地说:“笑话,我堂堂蚰蜒精,还怕你一只小母鸡不成!”蚰蜒精说完就要动手,只见那母鸡伸长脖子“咕咕”一叫,突然从四面八方飞跑来成千上万只鸡——成千上万只雪白的鸡轮番啄向蚰蜒精。 蚰蜒精惨叫着,不多时,修炼了五百年的蚰蜒精就只剩下几片被啄烂的残皮了。

    本文由澳门微尼斯人娱乐发布于神话传说,转载请注明出处:天要下雨娘要嫁人,好色的蚰蜒精

    关键词:

上一篇:冰道运石,闽南民间故事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