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澳门微尼斯人娱乐 > 神话传说 > 阿喀琉斯和河神斯卡曼德洛斯的战斗,人和神衹

阿喀琉斯和河神斯卡曼德洛斯的战斗,人和神衹

发布时间:2019-08-22 14:28编辑:神话传说浏览(56)

    第二天,特洛伊人站在城墙上戒备地四下了望。他们担心强大的胜利 者阿喀琉斯会随时攻来,并架起云梯,登上特洛伊城头。首领们正在开会, 在会上,一个年迈的特洛伊人堤摩忒斯站起来说:“朋友们!我一直在考虑 如何摆脱目前的困境,可是始终想不出一个办法来。自从赫克托耳被战无不 胜的阿喀琉斯杀死后,我相信,即使是一位神衹参战,也会被敌人打败。阿 喀琉斯这次又制服了亚马孙女王,起初有多少丹内阿人死在她的斧下,但她 还是被杀了。所以我们现在得考虑是否应该放弃这座不幸的城市,干脆到另 一个安全的地方去?” 普里阿摩斯听了他的提议站起来说:“亲爱的朋友,还有所有的特洛伊 人和所有的同盟军!我们不能胆怯地离开可爱的家乡,去冒更大的风险。我 们必须想方设法在激烈的战场上打败敌人。至少,我们可等待埃塞俄比亚国 王门农的来到。他正率领一支强大的队伍来援救我们,现在已在途中。很久 以前,我就派使者去找他了。因此,让我们耐心地再等待一些时日吧!” 门农是普里阿摩斯的侄子。他的父亲名叫提托诺斯,是拉俄墨冬的儿 子。母亲是黎明女神厄俄斯。 现在两种意见相持不下,这时机敏的波吕达玛斯站起来调解,他用审 慎的语言发表他的看法。“尊敬的国王,如果门农真的会来,我也愿意期待。 可是,我却担心他和他率领的队伍也会遭到毁灭,并使我们陷入更大的困境。 当然,我也不同意离开我们世世代代生活过的国土。因此,我提个建议,虽 说为时已晚,但仍不失为一个最好的办法,那就是把战争的祸首——海伦以 及她从斯巴达带来的一切财富,全都交还给希腊人,交还得越快越好,免得 敌人掳掠并焚烧我们的城市!” 所有的特洛伊人心里都同意他的主张,只是不敢当面向国王陈述。海 伦的丈夫帕里斯则站起来指责波吕达玛斯,说他是懦夫,是希腊人的说客。 “作这种提议的一定是第一个临阵逃跑的人。”帕里斯说,“特洛伊人呀,你 们想一想,听从这种人的建议是否明智呢?” 波吕达玛斯很清楚,帕里斯宁愿部队哗变,宁愿自己死掉,也不愿放 弃海伦。于是,他不再说话,其他人也沉默无言。大家陷入沉思,却想不出 良策。突然,外面传来消息,说门农已经率领部队来到了。特洛伊人犹如船 员在海上经过暴风雨的袭击又看到了闪烁的星光一样。国王普里阿摩斯更是 高兴,因为他确信埃塞俄比亚的军队一定能打败敌人,并烧毁他们的战船。 黎明女神厄俄斯的儿子门农和他的军队来到特洛伊后,国王普里阿摩 斯设盛宴款待他们,并赠送了许多珍贵的礼品。特洛伊人的心情又感到轻松 起来,并怀着敬意谈起阵亡的特洛伊英雄们的业绩。门农也讲述了他从海岸 到爱达山,直到特洛伊城所经历的遥远的路程,讲述他在路上的冒险故事。 特洛伊的国王听得津津有味,不时地开怀大笑。他热情而友好地握着门农的 手说:“门农,我多么感谢神衹使我荣耀地在宫殿里为你接风!你超过一切 凡人,更像神衹。因此,我确信你一定会消灭我们的敌人!”说着国王举起 杯,为新来的同盟军干杯。 门农很赞赏这只珍贵的酒杯。这是赫淮斯托斯的杰作,成了特洛伊王 室的传家室。门农看了一阵,然后回答说:“我不想在宴会上说大话,作许 诺,一个男子汉只有在战场上才能显示英雄本色。现在让我们去就寝休息吧, 因为明天还有一场激战在等待着我们。”说着,稳重的门农站起身来。普里 阿摩斯也不强留他,其他的客人也跟着他退席。 夜幕笼罩大地,人们都已熟睡。这时奥林匹斯圣山上的神衹们还在饮 宴,议论着特洛伊的战局,克洛诺斯的儿子宙斯,这位能预知未来如同知道 现在的神衹首先说道:“你们,有的关心希腊人,有的关心特洛伊人,其实, 都是徒劳的。双方还有无数的战马和士兵将牺牲在战场上。你们为一些人的 安危担忧,可是你们不要幻想可以为他们的生命向我求情,因为命运女神对 我也像对你们一样是毫不留情的。” 神衹中谁也不敢违背宙斯的旨意,他们都默默地离开餐桌。各回自己 的房中,悲哀地躺在床上,渐渐地进入梦乡。 第二天清晨,黎明女神厄俄斯不情愿地升入天空,因为她也听到了宙 斯的话,知道她的爱子门农将遭到怎样的命运。门农很早就醒了,他揉了揉 惺忪的眼睛,一骨碌从床上跃起。 他准备今天为朋友跟敌人决一死战。特洛伊人也紧束铠甲,跟埃塞俄 比亚人组成作战队伍,满怀信心地冲出城门,奔向广阔的战场。 希腊人看到他们冲来都很吃惊,急忙拿起武器,冲出营房。他们深深 信赖的阿喀琉斯正在他们中间。他高高地站在战车上。特洛伊军队中的门农 也同样威风凛凛,犹如战神一样。 士兵们紧紧地围在他的四周,斗志昂扬。两支队伍恰似两大海洋,激 起万丈狂澜,汹涌着相对卷来。长矛飞舞,杀声震天。不久,特洛伊人纷纷 在阿喀琉斯的枪下毙命。但门农也杀伤了许多希腊人。涅斯托耳的两个战友 已经死在他的手下。门农渐渐逼近了老人涅斯托耳,因为老人的战马被帕里 斯一箭射中,战车嘎的一声突然停住了。门农高举长矛朝他冲来。老人大吃 一惊,恐怖地呼唤儿子安提罗科斯。儿子应声飞快地赶来,用身子掩护父亲, 并将矛向埃塞俄比亚国王掷去。门农侧身躲过,结果矛击中他的朋友,珀哈 索斯的儿子厄索普斯。门农大怒,扑向安提罗科斯,一枪刺中他的心脏。安 提罗科斯牺牲了自己拯救了他的父亲。阿开亚人看到他倒地死去,都深感悲 痛。尤其是父亲涅斯托耳更感悲痛,因为儿子是为他而死的,并且亲眼看到

    当逃亡的特洛伊人在敌人的追击下来到斯卡曼德洛斯河时,他们分成 两部分。一部分人朝着特洛伊城的方向逃去,这里是赫克托耳昨天取得胜利 的地方。赫拉降下一片浓雾,阻止他们继续逃跑。另一部分人跃入湍急的河 水。他们犹如飞蝗一般在河里挣扎,整条河流拥挤着战马和士兵。这时阿喀 琉斯把长矛靠在岸旁的一棵柽柳树旁,只是挥舞着宝剑,追杀特洛伊人。一 会儿,河水被鲜血染红了。他像一头巨大的海豚一样,在河湾里横冲直撞, 吞食所有被它遇上的小鱼。他的双手因砍杀过多而麻木时,还活抓了十二个 没有淹死的年轻的士兵。这些人将被用来献祭给他的朋友帕特洛克罗斯。 阿喀琉斯又一次冲到河里去的时候,普里阿摩斯的儿子吕卡翁正好从 水里浮上来。阿喀琉斯看到他,不由得愣了一下。从前在一次夜袭普里阿摩 斯的果林时,吕卡翁被阿喀琉斯捉住。他被送到雷姆诺斯岛,卖给国王奥宇 纳奥斯为奴。后来,他又被卖给印布洛斯岛的国王厄厄提翁。厄厄提翁把他 带回阿里斯柏城。吕卡翁在这里生活了一段时间,后来乘人不备逃走了,只 身回到特洛伊城。他摆脱奴役生活才十二天,现在又第二次落在阿喀琉斯的 手里。 阿喀琉斯看到他时,疑虑地自言自语:“真是奇迹呀!我把他卖身为奴, 他又在这里出现了。那些被我杀死的特洛伊人一定也会从黑暗的地府里爬回 来的。好吧,让他尝尝我的滋味!”阿喀琉斯还没有动手的时候,吕卡翁爬 过来抱住他的双膝,说:“阿喀琉斯,请可怜可怜我吧!我曾经得到过你的 保护!那时我使你得到一百头公牛,现在我愿给你三倍的赎金!我回到家乡 才十二天,受尽了长期的奴役之苦。想必宙斯仇恨我,又使我落在你的手里。 可是,请你别杀死我。我是普里阿摩斯和拉俄托厄所生的儿子,不是赫克托 耳的母亲赫卡柏所生的儿子,杀死你的朋友的人是赫克托耳。” 阿喀琉斯皱了皱眉头,用无情的口吻回答说:“你这个蠢才,别跟我提 及赎金!帕特洛克罗斯没有死之前,我愿意饶恕任何人。但现在任何人我都 不放过!这回你也得死。帕特洛克罗斯比你勇敢得多,他不是也被杀死了吗? 看着我的眼睛,我知道,总有一天我也会死在敌人的手里!”吕卡翁听到他 的话,就伸开双臂,静静地让他刺死。阿喀琉斯拖着死者的脚,把尸体扔进 湍急的水里,并且嘲笑般地叫道:“我想要看看,你们常常献祭的河流会不 会把你救活!” 他的话激怒了暴躁的河神斯卡曼德洛斯,他本是站在特洛伊人一边的。 他变成人的模样从河里冒出来,朝着阿喀琉斯大喝一声:“珀琉斯的儿子, 你丧心病狂,行为残暴,有悖人性!河里填满了死人,湍急的河水几乎不能 顺畅地流入大海了,你快点滚开!” “你是一位神衹,我听从你的话,”阿喀琉斯回答说,“可是,只要特洛 伊人没有被赶回城里,只要我还没有跟赫克托耳较量一番,我是不会停止屠 杀特洛伊人的。”说着他朝逃跑的特洛伊人追去,把他们赶进河里。当特洛 伊人纷纷跳进河里逃命时,阿喀琉斯忘记了河神的命令,也跟着跳了下去。 河流突然愤怒地暴涨起来,河水上涌,翻起混浊的波浪,将死尸全都推上河 岸。急流猛烈地冲击着阿喀琉斯的盾牌。他摇晃着身体,紧紧地拉住河岸上 的一棵榆树,竟把树连根拔起,他攀援着树枝才回到了河岸上,然后在原野 上飞奔。河神咆哮着从后面追上来,并赶上了他。他试图抗抗巨浪的袭击, 可是河水铺天盖地涌来,把他冲倒在地上。最后这英雄只好向上天哀诉。“万 神之父宙斯呀,难道就没有一个神衹可怜我,并救我逃出凶暴的河流吗?我 的母亲骗了我,她曾经预言,我是被阿波罗的神箭射死的。但愿赫克托耳把 我杀死了,但愿强者死在强者的手上!可惜我现在却要在波涛中丧命!” 他正在悲号的时候,波塞冬和雅典娜化身为凡人来到他的身旁,握住 他的手,安慰他,因为命中注定他不会在河水中淹死。两位神衹在离开之前 救助他,雅典娜赋予他神力。他纵身一跳,跳出了波涛,又落在平地上。可 是,河神斯卡曼德洛斯仍不罢休,他卷起巨浪,并大声召唤他的兄弟西莫伊 斯。“快来,兄弟,让我们合力制服这个强人。否则,他在今天就会摧毁普 里阿摩斯的城池!来吧!帮我一把,召来山中的泉水,鼓动一切湍急的溪流, 掀起你的狂涛,将巨石冲到这里!让他的力量和铠甲不起作用!”他说完, 就咆哮着向阿喀琉斯涌来,水花、鲜血和尸体搅和在一起扑向阿喀琉斯。不 久,西莫伊斯的河流也奔涌过来,声援河神,汹涌的波涛淹没了阿喀琉斯的 头顶。 赫拉看到她的宠儿受难,惊吓得叫喊起来。她立即喊来赫淮斯托斯, 对他说:“亲爱的儿子,只有你的火焰才能与河流对抗。快去援救珀琉斯的 儿子;我自己也从海上吹来西南风,煽起熊熊的火焰,焚烧特洛伊人。同时, 你要放火燃烧河边的树木,把河水烧干!希望你不要在威吓和利诱面前后退。 只有大火才能避免这次毁灭!”赫淮斯托斯听从她的话,煽起了火焰,整个 战场燃烧起来。首先火焰焚烧了所有被阿喀琉斯杀死的士兵的尸体;然后, 火焰烘焦了原野,止住了汹涌的急流。河岸的榆树、柳树、柽柳和草丛都燃 烧起来。河中的鳗鱼和别的鱼类惊恐地翕动着鳃帮,喘息着寻求清泉。最后, 河流也成了一片火海。河神斯卡曼德洛斯呻吟着从河底钻出来说:“火神呀, 我不想和你作战,让我们休战吧!特洛伊人和阿喀琉斯的纷争跟我有什么关 系呢?”他呜呜咽咽地祈求着,而他的河水已在沸腾,如同热锅上的油一样 吱吱作响。最后,他又转身向万神之母哀求:“赫拉,你的儿子赫淮斯托斯

    宙斯在奥林匹斯圣山上召集神衹集会,允许他们可以自由决定援助特 洛伊人或希腊人。 因为如果神衹不参战,阿喀琉斯就会违背神意,占领特洛伊城。神衹 们奉旨行事,随着各自的心愿选择援助的对象:万神之母赫拉,帕拉斯; 雅典娜,波塞冬,赫耳墨斯和赫淮斯托斯赶到希腊人的战船上;阿瑞斯和福 玻斯,阿耳忒弥斯和她的母亲勒托,以及被神衹称为珊托斯的河神斯卡曼德 洛斯,阿佛洛狄忒等动身到特洛伊人那儿去。 在诸神还没有加入双方的队伍之前,希腊人因有勇猛的阿喀琉斯在他 们的队伍中,都显得斗志昂扬。特洛伊人远远地看到珀琉斯的儿子,看到他 穿着闪亮的铠甲像战神一样,都吓得四肢发抖。突然间,诸神不知不觉地加 入双方的队伍中,战斗又顿时变得激烈和残酷起来,胜利属于何方,还很难 预料。雅典娜在围墙的壕沟旁和大海边来回指挥,发出如雷般的呐喊声。在 另外一方,阿瑞斯一会儿在高高的城墙上指挥特洛伊人,一会儿如暴风似的 飞奔在西莫伊斯河岸的军队中间,高声激励特洛伊人。不和女神厄里斯则奔 跑在对立的双方军队中。宙斯,这位战争的主宰,也从奥林匹斯圣山上发出 雷电。波塞冬摇撼着大地,使群山震颤,连爱达山都震动了。冥王哈得斯大 吃一惊,他担心大地开裂,神衹和凡人会发现地府的秘密。神衹们终于面对 面地动起手来:福玻斯;阿波罗援箭射击海神波塞冬;帕拉斯; 帕典娜力战战神阿瑞斯;阿耳忒弥斯搭弓瞄准万神之母赫拉;勒托和赫耳墨 斯交锋;赫淮斯托斯与河神斯卡曼德洛斯厮杀。 当神衹杀成一团,难分难解时,阿喀琉斯在人群中寻找赫克托耳交战。 阿波罗变成普里阿摩斯的儿子吕卡翁,把英雄埃涅阿斯引到阿喀琉斯的面 前。埃涅阿斯穿着闪亮的铠甲,勇猛地向前奔去。但赫拉在混乱的战场上发 现了他,她立即召集与她友好的神衹们,对他们说:“波塞冬和雅典娜!你 们考虑一下,看看这事该怎么办。在福玻斯的唆使下,埃涅阿斯朝阿喀琉斯 扑了过去。我们或者逼使他退回去,或者给阿喀琉斯增添力量,让他感觉到 伟大的神衹也在支持他。不过今天他不能发生意外,我们从奥林匹斯圣山上 飞下来的目的就是如此。以后,他必须顺从命运女神给他安排的厄运。” “仔细思考一下这事的后果吧,赫拉,”波塞冬回答说,“我不认为我们 应该合力反对站在另一方的神衹。这实在是没有道理的,因为我们是神衹, 显然有着很大的威力。我们应该站在一旁,静静地观战。如果阿瑞斯或者阿 波罗参战,并且阻碍阿喀琉斯作战,那时我们就可以理所当然地参战了!” 同时,战场上簇拥着一群群士兵。双方的队伍迎面扑来,大地在他们 的脚下隆隆震响。 不久,两个凶猛的英雄从各自的队伍里跳到前面,一个是安喀塞斯的 儿子埃涅阿斯,另一个是珀琉斯的儿子阿喀琉斯。埃涅阿斯首先跳出来,他 头上的羽毛盔饰在硕大的头盔旁威武地飘拂,胸前护着牛皮大盾,手里威吓 似地挥着投枪;阿喀琉斯也像一头雄狮一样冲上前。等他走近埃涅阿斯时, 大声喝道:“埃涅阿斯,你怎敢离开队伍,来到我的面前?你以为杀死我就 能统治特洛伊吗?难道特洛伊人答应赐给你一大片土地,作为战胜我的报答 吗?你还记得吗,在这场战争开始时,我把你从爱达山顶上赶下来的事吗? 那时你吓得没命地奔进,连头也不敢回,一直逃到吕耳纳索斯城才敢停下来。 我在雅典娜和宙斯的援助下征服了城市,把它夷为平地。由于神衹的怜悯, 我才免你一死。但是,神衹不会第二次救你了。我劝你赶快退回去,还是给 我让路为好!”埃涅阿斯反驳道:“珀琉斯的儿子,你以为我是小孩子,用几 句话就能把我吓住吗?我们都知道对方的底细。我知道你是海洋女神忒提斯 的儿子。但我是美丽的女神阿佛洛狄忒的儿子,是宙斯的外孙,我为此而感 到荣耀。让我们别在这里饶舌吧,还是试试我们的战矛!”说着他投出他的 矛,击中阿喀琉斯的盾牌,穿透两层青铜,第三层是黄金的,矛尖到此阻住 了,不能穿透后面的锡层。现在轮到珀琉斯的儿子投矛。他的矛击中了埃涅 阿斯的盾牌,矛头穿过边缘的最薄的部分落在埃涅阿斯身后的地上。他吓得 急忙执着盾牌蹲下身去。阿喀琉斯挥着宝剑冲了过来,埃涅阿斯情急之中拾 起地上一块通常两个人也难以举起的巨石,灵巧地投掷出去。如果不是波塞 冬注意到这情况,巨石一定击中对方的头盔或者盾牌,而他自己也一定死在 珀琉斯的儿子的剑下。 在一旁观战的神衹虽然反对特洛伊人,但对埃涅阿斯却产生了怜意。 “如果埃涅阿斯只是因为听从阿波罗的话而命归地府,这是令人遗憾的事。” 波塞冬说,“而且我担心宙斯会因此而生气,尽管他憎恨普里阿摩斯家族, 但他不愿意彻底毁灭这个家族,而且正是要通过埃涅阿斯,延续这个强大的 王族。”“你怎么做都行,”赫拉回答说,“至于我和帕拉斯,我们曾经郑重发 誓,决不想改变特洛伊人的不幸的命运。” 波塞冬飞到战场上。人的凡眼看不见他。他先在阿喀琉斯眼前降下一 层浓雾,然后从埃涅阿斯的盾牌上拔出长矛,放在阿喀琉斯的脚下。最后波 塞冬把埃涅阿斯抛向战场的边沿,在那里他的同盟军考科涅斯人正在束装, 准备战斗。“埃涅阿斯,”波塞冬嘲弄地责怪他说,“是哪位神衹蒙蔽了你的 眼睛,竟使你敢于同众神的宠儿作战?从此以后,你必须回避他,直到命运 之神结束了他的生命,你才可以放心大胆地在最前线作战!” 海神说完话,离开了埃涅阿斯,并驱散了阿喀琉斯眼前的浓雾。阿喀 琉斯看见他的长矛放在自己脚下,对手却已不见了,感到很奇怪。“一定是

    本文由澳门微尼斯人娱乐发布于神话传说,转载请注明出处:阿喀琉斯和河神斯卡曼德洛斯的战斗,人和神衹

    关键词:

上一篇:求婚人的阴谋,奥德修斯回到伊塔刻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