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澳门微尼斯人娱乐 > 神话传说 > 克瑞翁的决定,俄狄甫斯在库洛诺斯

克瑞翁的决定,俄狄甫斯在库洛诺斯

发布时间:2019-08-25 16:28编辑:神话传说浏览(198)

    克瑞翁看到他的儿子慌忙朝他奔过来。他知道一定是儿子听说未婚妻 被抓了起来,所以前来反抗父亲的旨意。然而海蒙却显得十分恭顺,在他表 明对父亲的忠诚后,才大胆地为未婚妻求情。“你不知道人民在议论什么, 父亲哟!”他说,“你不知道他们怎样在批评这件事。他们不敢当着你的面说 你不愿听的话。但我却听到了许多,那就让我告诉你吧。全城的人都同情安 提戈涅,她的行为受到全体市民的称赞。没有一个人会相信,她不让疯狗和 飞鸟撕食哥的尸体,不仅受不到嘉奖,反而被处死。亲爱的父亲,你应该听 听人民的呼声,应该向民间的舆论让步。好比洪流中的树木,让步的大树, 才是真正的大树;如果抵制洪流,一定会被它冲倒。” “你是教训我应该有理智吗?”克瑞翁轻蔑地说,“看起来你是袒护她, 反对我。” “我只是为了护卫你的利益才对你讲这番话的。”儿子激昂地说。 “我知道,”父亲愤怒地说,“盲目的爱情使你为罪犯辩护。可是,只要 她活着,你就不能同她结婚。我决定,把她送到远方一个人迹罕至的岩洞里, 只给她少许食物,免得杀戳她的血玷污底比斯城。在那里让她向地府的神祈 求自由吧!她应该知道,与其听从死人的话,还不如听从活人的话。但现在 对她来说已经太迟了。” 说完,他怒气冲冲地转过身走掉了。仆人们立即执行暴君的残酷的命 令。安提戈涅当着底比斯人民的面被带进坟墓般的石洞里。她呼唤神衹和亲 人,希望跟他们永远生活在一起,然后毫无畏惧地走进石洞。 波吕尼刻斯的尸体渐渐腐烂了,可是仍然没有掩埋。野狗和鸟类争相 撕食他的尸体。当年曾经进谒过俄狄甫斯的年老的预言家提瑞西阿斯来到克 瑞翁面前,向他预告灾祸的来临。 他听到吃腐肉吃得过饱的鸟儿在吱吱喳喳地议论,说供在神坛上的祭 品在熏烟中冒出了悲惨的晦气。“很显然,神衹们对我们发怒了。”最后他又 补充说,“因为你亏待了俄狄甫斯的儿子。国王哟,你不能再固执了!糟蹋 死者,这会给你带来什么光荣呢?” 像当年俄狄甫斯一样,克瑞翁也不听这位预言家的忠告。他骂提瑞西 阿斯说谎,企图骗取钱财。预言家很愤怒,他当着国王的面,毫无顾忌地揭 示了未来的事情。“那你等着瞧吧,还没等太阳下山,你就会为这具尸体再 牺牲两个亲骨肉!你犯了双重罪过:第一,你不让死者魂归地府,第二,你 不让生者留在世上。快些,我的孩子,快,快领我回去!让这个人去品尝他 的不幸吧!”说着他牵着孩子的手,拄着拐杖,离开了王宫。

    兄弟两人在底比斯城前都已战死,他们的舅父克瑞翁成了底比斯的国 王,他对两个外甥的丧葬事作出了决定:为厄忒俄克勒斯举行隆重的丧礼, 如同国王的葬礼一样。市民们倾城出动,一直把灵车送到墓地,但是他把波 吕尼刻斯暴尸城下,不予安葬。他派人宣布,对背叛祖国的敌人,市民们不 得哀悼他的死,也不得掩埋他的尸体,任凭乌鸦和野兽啄食他的尸体。同时 他还晓谕全城市民,必须遵守他的命令。他还派人看守尸体,以免有人将它 偷去掩埋。如有人违反命令,一律用乱石将他击死。 安提戈涅也听到这一残酷的命令。她在哥哥临死前曾答应过他的要求。 她心情沉重地来到妹妹伊斯墨涅面前,想要说服她一起运走哥哥的尸体。可 是伊斯墨涅胆小怕事,她流着泪说:“姐姐,难道你忘了父母亲的惨死了? 难道你忘了两个哥哥残酷的毁灭了?你要我们也遭到同样的结果吗?” 安提戈涅转过身子。“我不需要你帮助,”她说,“我会独自一人埋葬我 哥哥的尸体。 如果我能完成这件事,即使死去也心甘情愿。” 不久,一个看守尸体的人惶恐不安地来到克瑞翁的面前:“我们看守的 尸体已被人埋葬了。”他说,“干这事的人已逃掉了,我们没有抓到。我们也 不知道,这事到底是怎么发生的。我们听到这件事时,都感到惊异。尸体上 只遮了一层薄薄的土。真的只有很薄的一层土,刚够使地府的神衹们认为, 这个人已埋葬了。那里没有锄子,也没有铲子,连车轮的痕迹也没留下,真 是奇怪啊。” 克瑞翁听到消息后勃然大怒。他威胁看守尸体的人,如果不把干这件 事的人交出来,那么他们全得处死。同时,他又命令立即扒去尸体上面的泥 土,重新设立岗哨,严加看守。看守们从上午到中午,坐在火辣辣的太阳下 守着。突然,刮起一阵暴风,空中灰尘弥漫。看守们看到天有异象,十分害 怕。他们正在纳闷,这时看到一个姑娘走来。她手中拎着一把大壶,里面装 满泥土,悄悄地走近波吕尼刻斯的尸体,举起大壶,向尸体倾洒了三次泥土。 看守们都坐在对面的山坡上监视,立即奔了过来,抓住那个姑娘,不 由分说地把她拖去见国王。

    澳门微尼斯人娱乐,经过漫长的流亡后,一天晚上,俄狄甫斯和他的女儿安提戈涅来到一 个美丽的村庄。夜莺在树林里鸣啭,开花的葡萄藤散发着阵阵清香,橄榄树 和桂花树下凉风习习,俄狄甫斯虽然眼睛看不见,但他感觉到这里平和、安 详。听了他女儿的描述,他更相信这儿一定是个神圣的地方。前面不远处, 一座城市的城堡高高耸起。安提戈涅打听后知道,他们现在离雅典不远。 俄狄甫斯感到疲倦,便坐在一块石头上休息。一个村民走过来,叫他 离开这块圣地,告诉他这里是任何人的足迹都不能玷污的。直到这时,两个 流亡的人才知道,他们到了库洛诺斯。这里是欧墨尼得斯的圣林,这是雅典 人尊敬复仇女神的称号。俄狄甫斯知道,他已经到达流亡的终点,他们困厄 的命运将得到解脱。库洛诺斯人见了他的风采吃了一惊,不敢再把这位坐在 石头上的外乡人赶走,只想赶快去向国王报告。 “你们的国王是谁?”俄狄甫斯问道,因为他长期流浪,对世界上的事 已感到陌生了。 “你听说过强大而又高贵的英雄忒修斯吗?”村民问他,“他的声名传遍 了世界。” “如果你们的国王真的如此高贵,”俄狄甫斯回答说,“那么请告诉他, 让他到这儿来一趟。我以最大的报酬回报他的这一点好意。” “一位双目失明的人能给我们国王什么报酬呢?”村民既同情又嘲弄地 问了一句,“对,”他又继续说,“如果你不是双目失明的话,你的一副仪容 真是又威武又高贵,足以使我尊重你,所以我愿意把你的要求告诉我们的同 胞和国王。” 俄狄甫斯又单独同他的女儿在一起时,他站起来,然后伏在地上,虔 诚地祈求复仇女神。“威严而又仁慈的女神,”他说,“请实现阿波罗的神谕 吧!请告诉我终生的前途吧! 黑夜的女儿哟,请可怜我吧!尊敬的雅典城哟,请可怜俄狄甫斯的影 子吗!虽然他还在你们面前,但他的肉体已经不复存在了!” 他们单独待了没有多久。当一位神态高贵的瞎子坐在复仇女神的圣林 里的消息传开时,村里的老人吃了一惊,立即围聚过来,想制止他们亵渎圣 地。但当他们知道这盲人是被命运女神驱逐的人时,他们更是吃惊。他们害 怕神衹也会迁怒于他们,所以不敢让这个遭到神衹惩罚的人继续留在圣地, 要他立即离开。俄狄甫斯请求他们不要把他从神衹亲自指定的流亡终点赶 走。安提戈涅也一再央求他们:“如果你们不愿意原谅白发苍苍的老人,那 么就请原谅我吧,我是无辜的。” 村民们既同情父女俩,但是又敬畏复仇女神,正在踌躇不定时,安提 戈涅突然看到一位姑娘骑着一匹马向他们走来。姑娘头上戴了一顶遮阳帽, 后面跟着一个仆人,也骑着马。 “这是我妹妹伊斯墨涅,”安提戈涅惊喜地叫起来,“她一定给我们带来 了家乡的消息!”伊斯墨涅下了马,站在他们面前。 她带了一名忠实的仆人,离开底比斯来告诉父亲国内的情况。他的两 个儿子在那里遭到了自己招来的灾难。起初由于他们的家族的厄运威胁着他 们,他们愿意把王位让给舅父克瑞翁。可是,后来他们对父亲的记忆逐渐淡 漠了,又渴望统治权和国王的威仪,兄弟两人互相嫉妒起来。波吕尼刻斯先 登上王位,然而年幼的厄忒俄克勒斯心里不满,他不愿意跟哥哥轮流执政, 于是煽动民众叛乱,并驱逐了哥哥。据说哥哥已经到了亚各斯,在那里娶了 国王阿德拉斯托斯的女儿,并得到朋友和盟国的帮助,准备兴兵报复。这时 又流传了另一则神谕:国王俄狄甫斯的儿子们如没有父亲将会一事无成。假 如他们要求幸福,必须找回俄狄甫斯,无论他是死是活都要找到。 库洛诺斯人听到伊斯墨涅带来的消息都惊讶不已。俄狄甫斯站起身来。 “原来如此,”他说,脸上露出国王的威仪,“他们要向一个流亡者,一个乞 丐寻求帮助?现在,我一钱不值,难道我是他们所请的人吗?” “是的,正是这样,”伊斯墨涅继续说,“舅父克瑞翁也会马上来到这里, 我是赶在他前面过来的。他想要说服你,甚至劫持你回到底比斯边境,这是 为了满足神谕的要求,这有利于他和我的哥哥,但又不致亵渎底比斯城。” “你怎么知道我们在这里的?”俄狄甫斯问。 “那是前往特尔斐朝圣的人告诉我们的。” “如果我死在底比斯边境,”俄狄甫斯继续问,“你们会把我葬在底比斯 的土地上吗?” “不!”女儿回答说,“你血腥的罪恶使他们不会这样做。”“那么,”老国 王愤怒地说,“他们永远得不到我了!如果我的儿子权欲大于孝顺,神衹将 永远使他们成为死敌。如果要我裁定他们的争端,那么,现在执掌权杖的人 应该让出王位,被驱逐出去的人也不应该重新回到故国!只有两个女儿才是 我的忠实的孩子!她们不应该受我的罪孽的牵累。我为她们向苍天祈福,并 为她们请求你们的保护。仁慈的朋友们,向她们和我伸出援助的手吧,你们 自己的城市也将得到有力的保护!”

    本文由澳门微尼斯人娱乐发布于神话传说,转载请注明出处:克瑞翁的决定,俄狄甫斯在库洛诺斯

    关键词:

上一篇:俄狄甫斯和忒修斯,安提戈涅和克瑞翁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