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澳门微尼斯人娱乐 > 神话传说 > 人类的时代,诺德和夫雷

人类的时代,诺德和夫雷

发布时间:2019-08-30 12:56编辑:神话传说浏览(127)

    洛奇:奥丁,记住那过去的日子, 我们曾是血肉相连的兄弟; 不是给我们两人共饮的蜜酒, 你决不会独自把它喝下。 —《洛奇的争辩》 亚萨神的首领之一洛奇,其双亲均是巨人,所有的兄弟姐妹也都是可怕的巨人。但是在很久以前,洛奇和众神之主奥丁有缘八拜相交,成了生死与共的结义兄弟。后来,洛奇也因为这一层关系,在亚萨园中成了众神的首领之一。 洛奇的外貌仪表堂堂,面容英俊而高贵。但是,他的性情却十分乖张,到处欺诈行骗,任意妄为。同时,他招摇撞骗的本领也非常高强,花招百出,诡计多端。他的惹事生非,经常给亚萨园带来很大的麻烦,使众神为此头痛不已。而他却又经常能够凭借他的智慧和计谋,为众神排解困难,因而屡建奇功。因此,洛奇竟是一位在亚萨园中举足轻重的人物,尽管那些生性耿直的亚萨神看到他非常讨厌。在众神中,尤以忠烈刚直的海姆道尔和战神泰尔憎恨洛奇的邪恶本性,甚至在见面时也经常形怒于色。海姆道尔则通常被称为“洛奇的敌人”。 和其他的亚萨神不同的是,洛奇显然也不是一位勇敢的战士,身上也没有任何一件可以值得称道的武器。他最大的本领便是以他的三寸之舌颠倒黑白,强词夺理。而当危险真正来临的时候,他的办法不是变成一条鲑鱼跳入江河溪流,便是拔腿逃跑。为此他有一双号称神行的千里鞋,能够日行千里并且爬山涉水如履平地。 力量之神托尔的妻子西芙女神美丽而善良,特别值得称道的是她有一头金色的长发,闪耀着比金子还要美丽的光泽。西芙女神为此感到非常的自豪,经常坐在她的花园中梳理那一头金发,这就引起了洛奇恶作剧的念头。有一天,顽劣的洛奇竟在西芙睡觉的时候,把她引以为傲的一头金发剪得一干二净。洛奇的恶作剧使得西芙非常地悲伤,也给洛奇自己带来了不小的麻烦。就在西芙嘤嘤地哭泣的时候,力量之神托尔回到了家中。托尔马上知道这是洛奇干的坏事,一个箭步冲出了家门,在外面抓住了洛奇,准备把他身上的那些贱骨头一根一根地拆下来。被托尔抓在手中的洛奇疼痛彻骨,只能拚命地求饶,并且发誓去找侏儒国中的能工巧匠,为西芙打造一副一模一样的金子头发,而且能够象真的头发一样生长。 为西芙的美丽考虑,托尔只能暂时饶过洛奇,让他去找他所声称的金子头发。但托尔也没有忘记提醒洛奇,如果找不到这种会生长的金子头发的话,他洛奇身上的骨头很快就会变得七零八落了。 大地下面的侏儒国里,许多侏儒居住在岩石洞穴里和黑色的泥土下面。这些小小的黑色精灵不能见到白天的光芒,如果被日光照耀到了的话,他们就会变成石头或者熔化掉。但是,这些躲在阴暗角落的侏儒们却素负能工巧匠之名,特别是善于用金子打造各种各样精巧而神奇的宝物。 在侏儒国中,最负盛名的是老侏儒伊凡尔第和他的儿子们,他们是所有侏儒中最有才华的匠人。而老伊凡尔第的女儿是亚萨园里的青春女神伊敦,掌管着重要的神物青春苹果。所以,伊凡尔第一家的侏儒们,和亚萨园的众神有着密不可分的良好关系。因此,当洛奇急急忙忙地来到侏儒国时,伊凡尔第的儿子们非常客气地在大作坊里接待了他,并且满足了他的要求。当洛奇离开大作坊时,他不仅如愿以偿地得到了会象真的头发一样生长的金子头发,而且还带上了侏儒们送给奥丁的一柄长矛和送给夫雷的那条能折叠起来的神船。 兴高彩烈的洛奇走出大作坊不远,迎面碰上了伊凡尔第的另一个儿子布洛克。他不禁得意洋洋地吹嘘起手中的三件宝物来,并且对布洛克说:“据说你们伊凡尔第的儿子里面以你的哥哥辛德里名气最大;你看看我手中的这三件宝物,铁匠辛德里再有本事,恐怕也做不出和这些宝物一样神奇的东西来吧?” “做得出来又如何呢?”布洛克显得对他的哥哥充满信心,反问洛奇说。 洛奇于是信口开河地同布洛克打赌,如果铁匠辛德里能够打造出和这三样宝物同样神奇的东西来,洛奇就把他自己的项上之头奉送给这个侏儒。 两人随即连袂来到了辛德里的石洞作坊,和他说明了原委。辛德里是个少言寡语的侏儒,在听完他们打赌的事宜后,首肯了一下就开始工作了。他不慌不忙地拿起一块猪皮扔进锻炼炉中,然后就转身走出了石洞作坊。在出门之前,他吩咐布洛克要不断地拉动风箱,在他回来之前绝对不能中断,以让炉膛中的烈火始终熊熊燃烧。 辛德里一离开作坊,就有一只凶恶的苍蝇飞来停在布洛克正在牵动风箱的手上,并且狠狠地咬着他手上的皮肤。但是布洛克牢记着辛德里的吩咐,不管苍蝇咬得多凶也不停下拉风箱的工作,熔炼炉中始终火光熊熊。很快,辛德里回到了铁匠作坊,从炉中取出了一头山猪。山猪全身的鬃毛都是金子的,发着灿烂的金光。 接着,辛德里又往炉子里扔进去一块金子,再次转身走出岩洞,也再次嘱咐布洛克一定要在他回来之前不断地拉动风箱。 洛奇看到辛德里居然轻轻松松地把一块破猪皮炼成了一头带金鬃的神秘野猪,开始为自己的项上之头担心起来了。于是,辛德里一出门,洛奇又变成了一只苍蝇飞到了布洛克的脖子上,开始恶狠狠地咬他。布洛克一心一意地拉着风箱,虽然脖子被苍蝇咬得疼痛难忍,但还是坚持着不停下手来,一直到辛德里再次回到了岩洞作坊里。这一次,辛德里从炉中取出了一只闪闪发光的金子手镯。 最后,辛德里把一块生铁放进了烈焰之中,依然神秘地步出了作坊。洛奇为了保住自己脖子上的脑袋,这次变成了一只又大又凶的苍蝇,停在了布洛克的眉眼之间。这只苍蝇为了干扰布洛克拉风箱的工作,毫不留情地叮咬侏儒眉眼之间的皮肉。布洛克强忍着痛楚,一刻不停地拉动风箱。最后,他的眉眼被苍蝇咬得皮开肉绽,鲜血从伤口流出来,糊住了他的双眼,使他几乎什么都看不见了。无奈,布洛克在忍无可忍的情况下,只好抬手擦了一下眼睛,驱赶走这可恶的苍蝇。就在他停止拉动风箱的那一瞬间,炉膛中的火焰骤然变得微弱下来了。正好此刻辛德里一步跨进了石洞。 尽管是在熔炼快要完成时火势才减弱了一下,侏儒国中最有名的工匠辛德里对他的弟弟还是十分不满,大声责骂布洛克不该停下拉风箱的手而去驱赶什么见鬼的苍蝇。

    成长为华纳海姆的华纳神, 他作为人质来到了众神之中; 在时代的浩劫之后,他将回到, 智慧有力的华纳神之家。 ——《瓦夫塞鲁德尼尔之歌》 华纳神族作为人质送来亚萨园的诺德、夫雷和芙蕾雅是最杰出的三位华纳神,他们来到亚萨园后,也充分表现出了巨大的智慧和能力,因而成了亚萨神中的重要成员。诺德和夫雷很快成了举足轻重的众神的首领,芙蕾雅也成了女神中能与芙莉格相提并论的重要角色,地位极其崇高。 无论是在华纳海姆还是来到了亚萨园,诺德都是一位掌管海洋、渔业和港口的神祗,而且是风暴、海浪和火焰的统治者。以航海和渔业为生的人类因此也格外崇拜诺德,出海之前总是虔诚地向他祈祷,而诺德也以富有和慷慨着称,向他求助的人们经常能得到出乎意料的丰厚赏赐。 在巨人塞亚西企图劫掠亚萨园的青春女神和青春苹果,反而被亚萨神群起诛杀后,塞亚西的女儿丝各蒂前来亚萨园挑衅寻仇。丝各蒂是和塞亚西一起住在山上的巨人,她年轻力壮,经常踏着雪靴在深山老林里射杀凶猛的野兽。当她来到亚萨园的时候,头戴金盔身穿锁子甲,手持长矛弓箭,完全是一副拚命的样子。 亚萨众神看到这个野性的女巨人,不知是因为恐惧还是不屑与她一斗,非常客气地接待了她,并且想方设法地平息她的怒气,求得她与亚萨神之间的和解。在众神说尽好话以后,丝各蒂最后同意不再向亚萨神们寻杀父之仇了,但条件是要让她挑选一位亚萨神作为丈夫。另外,亚萨神也要有能力让她大笑一次。为了不让她拣肥挑瘦,众神只答应让她根据众神的双脚来选择,而身体的其他部分则都严密地遮盖起来。 女巨人丝各蒂早就耳闻亚萨园里的王子巴尔德尔英俊无比而且性情温良,便有意趁此机会把人人都交口称赞的巴尔德尔选来当自己的丈夫。当她仔细观察众神露出的双脚时,发现其中有一双脚异乎寻常地漂亮,皮肤洁白无瑕。丝各蒂断定只有巴尔德尔才会有这么一双漂亮的脚,因而高叫起来:“就选这一个!” 被选中的恰恰不是巴尔德尔,而是来自华纳神族的诺德。因为诺德是司海洋与港口的神,他的居处又在海边,所以长年累月,他的双脚被海浪冲洗得无比洁白和美丽。这样,诺德就和丝各蒂交接了秦晋之好。 选出了丈夫,亚萨神还得设法让丝各蒂大笑一次。这时候,洛奇自然而然地越众而出,施展他的邪门本领了。洛奇把一头山羊牵到了大庭广众之下,用绳子一端系住山羊的胡子,另一端栓住他自己的生殖器,两相拔河。拔河的结果是洛奇和山羊双双跌倒在地,而洛奇又假装滚倒在丝各蒂的石榴裙下,出尽洋相。丝各蒂也因此被逗乐,和亚萨神之间再也没有任何仇怨了。据说奥丁为了和解这件事,还把她父亲的一双眼睛抛上了天空,变成了两颗星星。 然而,诺德和丝各蒂的婚姻似乎不甚美满,两者的习惯和爱好相差悬殊,因而也难以陪养起长久的爱情来。诺德久居海边,日夜耽听浪涛之声,欣赏海鸟飞翔的雅致和日落日出的辉煌,而丝各蒂则生长于深山老林,惯于倾听野兽的吼叫和百鸟的啼唱。夫妻双方开始时尚愿互相妥协,商定九天住在丝各蒂山上的居所,九天住在诺德海边的宫殿里。但是,当诺德在山中住满九天回来时,竟大发牢骚,象是受了九天的罪,发誓再也不去那种深山老林里听野狼的嗥叫声了。同样,丝各蒂在海边住满九日后,也满腹怨气,声称那可厌的浪涛声弄得她整夜睡不着觉。最后,这对本来就是无端撮合的夫妻又各自过起了自由自在的生活,夫妻之道,名存实亡。 也许是和诺德结婚而沾染了不少神气的缘故,丝各蒂后来成了一位亚萨女神。因为她经常踏着雪靴娇健地奔跑在山林中,所以她有时也被称为“雪靴女神”。诺德的儿子夫雷长得英俊高大,在亚萨神中的地位也非常显赫。夫雷是所有精灵的统治者,也是雨水、阳光和大地上的瓜果的统治者。他赐予人类的,通常是和平与丰收。 亚萨园里的夫雷有一件足与奥丁的八蹄神马和托尔的神锤相提并论的宝物,那是一条称为斯基德普拉特尼的宝船。和托尔的神锤一样,这条宝船也是由最能干的侏儒精心打造后送给亚萨神的。 斯基德普拉特尼是天地之间最不可思议的一条宝船,能够装载下所有的亚萨神和他们的所有武器。而且,当升帆航行的时候,不管往哪个方向行驶,都会有强劲的顺风吹来,使它航行得又快又稳。这条宝船更为奇妙的地方是,一旦不使用的时候,夫雷就可以把它折叠成比手帕还要小的一块,放在他的衣服口袋里;而随时随地,夫雷又可以把它打开成一条大船,驶向大海。 有一天,当众神之主奥丁离开亚萨园,正在外面进行他的寻求知识和智慧的伟大事业的时候,夫雷悄悄地走进了他的宫殿,坐上奥丁的御座偷窥世界的秘密。在御座上,夫雷看到了全部世界的各个地方,人间、精灵国、巨人国和侏儒国。 当夫雷的目光掠过巨人国约顿海姆里的一个宫殿时,他看到了一位极其美丽的姑娘正从大厅中出来,回到她自己的房间。这个姑娘是这样的美丽,当她抬手欲推房门的时候,阳光照耀在她裸露着的雪白手臂上,使整个世界顿时显得格外光明。 也许是因为偷坐奥丁的御座而遭受了惩罚,当夫雷离开奥丁的宫殿时,他竟变得非常的沮丧和悲苦。那位名叫格尔塔的巨人之女强烈地占据了夫雷的全部心灵,使他顿时陷入了爱情的无限烦恼之中。 回到他自己的宫殿以后,夫雷开始不吃、不喝也不开口说话,非常地沉默和忧伤。夫雷宫中的仆人见此情景,也不敢上前向他询问,只能悄悄地告诉了他的父亲诺德。诺德闻汛以后,也感到十分不安,于是找来了夫雷最亲近的侍从斯基尼尔,让这个和夫雷一块长大的伙伴去为他排解。斯基尼尔自然也担心失了常态的夫雷反而会给他一顿恶骂,但他既受诺德之托,也就硬着头皮来到了夫雷的床前。 斯基尼尔是一个聪明的年轻人,他先对夫雷动之以往日的伙伴情谊,也适当地奉承了夫雷几句,终于使夫雷向他吐露了真情。此刻,夫雷沉浸在深深爱恋格尔塔的痛苦之中,声言如果得不到美丽的格尔塔,他宁愿即刻死去。

    神衹创造的第一代人类乃是黄金的一代。那时候统治天国的是克洛诺 斯。 这代人生活得如同神衹一样,他们无忧无虑,没有繁重的劳动,也没 有苦恼和贫困。大地给他们提供了各种各样的硕果,丰盛的草地上牛羊成群, 他们平和地从事劳动,几乎不会衰老。当他们感到死期来临的时候,便沉入 安详的长眠之中。当命运之神判定黄金的一代人从地上消失时,他们都成为 仁慈的保护神,在云雾中来来去去,他们是一切善举的施主,维护法律和正 义,惩罚一切罪恶。 后来神衹用白银创造了第二代人类。他们在外貌和精神上都与第一代 人类不同。娇生惯养的孩子生活在家中,受到母亲的溺爱和照料。他们百年 都保持着童年,精神上不成熟。等到孩子步入壮年时,他们的一生只剩下短 短的几年了。放肆的行为使这代人陷入苦难的深渊,因为他们无法节制他们 的激烈的感情。他们尔虞我诈,肆无忌惮地违法乱纪,不再给神衹献祭。宙 斯十分恼怒,要把这个种族从地上消灭,因为他不愿意看到有人亵渎神衹。 当然,这个种族也不是一无是处,所以他们荣幸地获得恩准,在终止生命以 后,可以作为魔鬼在地上漫游。 天父宙斯创造了第三代人类。即青铜的人类。这代人跟白银时代的人 又完全不同。他们残忍而粗暴,只知道战争,总是互相厮杀。每个人都要千 方百计地侮辱其他人。他们专吃动物的肉,不愿食用田野上的各种果实。他 们顽固的意志如同金刚石一样坚硬,人也长得异常高大壮实。他们使用的是 青铜武器,住的是青铜房屋,用青铜农具耕种田地,因为那时还没有铁。他 们不断进行战争,可是,虽然他们长得高大可怕,然而却无法抗拒死亡。他 们离开晴朗而光明的大地之后,便降入阴森可怕的冥府之中。 当这代人也降入地府时,宙斯又创造了第四代人。这代人应该住在肥 沃的大地上,他们比以前的人类更高尚,更公正。他们是神衹英雄的一代人, 即古代所称的半神的英雄们。可是最后他们也陷入战争和仇杀中,有的为了 夺取俄狄甫斯国王的国土,倒在底比斯的七道城门前;有的为了美丽的海伦 跨上战船,倒在特洛伊的田野上。当他们在战争和灾难中结束了在地上的生 存后,宙斯把他们送往极乐岛,让他们居住和生活在那里。极乐岛在天边的 大海里,风景优美。他们过着宁静而幸福的生活,富饶的大地每年三次给他 们提供甜蜜的果实。 古代诗人希西阿说到世世代代的人类传说时,慨叹道:“唉,如果我不 生在现今人类的第五代的话,如果我早一点去世或迟一点出生的话,那该多 好啊!因为这代人是黑铁制成的!他们彻底堕落,彻底败坏,充满着痛苦和 罪孽;他们日日夜夜地忧虑和苦恼,不得安宁。神衹不断地给他们增添新的 烦恼,而最大的烦恼却是他们自身带来的。父亲反对儿子,儿子敌视父亲, 客人憎恨款待他的朋友,朋友之间也互相憎恨。人间充满着怨仇,即使兄弟 之间也不像从前那样袒诚相见,充满仁爱。白发苍苍的父母得不到怜悯和尊 敬。老人备受虐待。啊,无情的人类啊,你们怎么忘了神衹将要给予的裁判, 全然不顾父母的养育之恩?处处都是强权者得势,欺诈者横行无忌,他们心 里恶毒地盘算着如何去毁灭对方的城市和村庄。正直、善良和公正的人被践 踏;拐骗者飞黄腾达,备受光荣。权利和克制不再受到敬重。恶人侮辱善人, 他们说谎话,用诽谤和诋毁制造事端。实际上,这就是这些人如此不幸的原 因。从前至善和尊严女神还常来地上,如今也悲哀地用白衣裹住美丽的身躯, 离开了人间,回到永恒的神衹世界。这时候,留给人类的只是绝望和痛苦, 没有任何的希望。”

    本文由澳门微尼斯人娱乐发布于神话传说,转载请注明出处:人类的时代,诺德和夫雷

    关键词:

上一篇:芬里斯狼,奥丁盗灵酒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