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澳门微尼斯人娱乐 > 神话传说 > 极乐世界,印加王的来历

极乐世界,印加王的来历

发布时间:2019-09-13 08:13编辑:神话传说浏览(93)

    人们也许都知道,在人类诞生之后一个相当长的时期内,仍然像野兽一样生活,既没有形成固定的村镇,也没有自己的宗教。甚至连耕种驯养放牧,穿衣蔽体都不知道。他们两两地群居在山洞、岩缝和地洞里,像野兽一样吞食野果小动物,以及为了争夺食物而如同食肉动物那样弱肉强食,相互吃来吃去。有的用树叶或兽皮蔽体,有的索性一丝不挂,也不知道选择固定的妻子,而是群居乱交,女人没有固定的丈夫,男人也没有固定的妻子…… 太阳每天在天上巡行,看到人们这样的生活,无时无刻不在怜悯着他们,只是时机一直没有成熟。直到等他看到瓜亚纳依人繁衍到一定的数量,足以成为自己儿子曼科·卡帕克的羽冀时,才决定把他和一个儿子和一个女儿从天上委派到大地上来,让他们来训导人类认识他们的父亲——太阳,并把他敬奉为上天的主神;教给他们文明的生活方式,让人们有房子住,聚居成村落,教他们耕地播种,饲养牲畜和享受大地给予的果实,成为有理性的人,不再像野兽那样生活。太阳神在发出这一指令之后,就把他的两个孩子送到了距离库斯科三百多公里的的的喀喀湖上,因为那里是他的第一束光芒照射过的地方,而且那里有需要他们的人群聚集在那里崇拜他们。 太阳把他的一双儿女送到那个小岛的山洞里之后,又交给他们一根两米长,两指粗的金棒说: “到拥戴你们的人群中去吧,孩子们,瓜亚纳依是帕查卡马克神和我为你们选派在大地上的你们的王族羽翼,他们已经在人群之中传播了我的最基本的教义。到他们中间去,他们会崇拜你们——太阳的儿女!无论带着他们走到哪里,要先用这金棒试试脚下的土地,假着能一下子把金棒插下去,那么,就在那里停下来,那里就是帕查卡马克为你们选定的地方,你们在那里建立你们的城镇和王朝,直到一纪之后你们子孙后代完成他们的使命!” 最后,临分手的时候,太阳又对他们说: “去吧,孩子们,你们的臣民和王族都在那里盼望着你们呢!从今以后,你们对待所有臣服的人们要公正,讲道理,用仁爱和最浅显的道理让他们心悦诚服,而不是凭借武力去压制他们,一旦有人靠武力去争夺王位,那么你们的统治将要结束。记住,对待所有的人,无论贫富贵贱,都要仁慈、宽厚、温和,如同慈父对自己的孩子一样地温柔和慈祥。我委派你们是去做他们的家长,而非驱役他们,你们要像我这样,对所有的人一样地好。我给他们光明,使他们能看得见,能做事情;为他们提供食物和温暖,为他们驱除饥寒;或者滋养着他们的牲畜和庄稼,叫树木结果,使牛羊成群;或准时给他们阳光雨露。我和你们的月亮母亲要绕世界一周,还有无所不在的伟大的帕查卡马克神,看看大地上还缺少什么,以便及时接济和补救。在这块土地上所有部族所信奉的五花八门的偶像和神都已经完成了他们的使命,我——太阳和帕查卡马克才是他们唯一的宗教,要劝服他们,给他们更多恩惠,革除他们的残忍无人性,懒散、淫乱,让他们学会柔顺和气、勤劳、敬天畏神的道理和礼节,我希望,你们仿效我们的榜样。你们是我的孩子,今天派你们到人群中间去仅仅是为了让你们去教化他们,为他们造福,使他们不再像禽兽一样地生活。当然,我会帮助你们的。我任命你们和你们的后代为天下的宗主,使我们众神的恩惠遍降人们。用你们善良的心灵和勤奋的双手去训导人们和统治天下吧!”太阳在对他们的儿女宣布了他的意志以后就离开了。 太阳之子,印加国王曼科·卡帕克以及太阳之女、王后奥克略领着他们的印加王公和第一批臣民,在第一次祭祀太阳神的三个月之后,踏上了寻找福地、创立基业的漫长旅程。 神话故事 他们离开圣湖,朝着北方走去。每到一个地方就停下来用金棒试试脚下的土地,但总是插不进去。就这样,他们来到距今天库斯科城遗址三十公里处的山洞里。一天,印加王曼科·卡帕克从山洞里出来,恰逢太阳升起,所以他给这山洞取名为巴卡列克唐波(意思是“迎日之窗”)。这位君王下令在那里建立了第一个村寨。至今,这里的人们还炫耀这个名字,因为那是第一代印加王亲自命名的。 从那里出发,他和王后又领着人群一起来到库斯科山谷。进入山谷之后,他们停留的第一处地方就在后来库斯科城中心的瓜纳卡乌利山的山脚下。印加王把金棒朝地上插去,很容易就把它插进了地里。在人群的欢呼声中,印加王对他的姐姐妻子太阳之女说:“根据帕查卡马克神和我们的父亲——太阳的指令,我们就在这山谷里留下来,创建我们的王城吧!现在我们分头去召集附近的人们,开导他们,为他们造福,给他们以教化。” 第一代印加王公和王后分别领着印加王公和第一批臣民从瓜纳卡乌利山出发,分头去召唤当地人。后来印力以就在印加王的脚第一次踩踏的地方出发开始了他们的丰功伟绩的源头,并在这里建造了第一座太阳庙,敬奉印加人的父亲——太阳,缅怀他及他的子孙们给这块土地的恩宠和惠泽。 国王住北走,王后则向南而去。那一片荆棘丛生的山谷和洞穴中住着许多的男女老少。一路他们对每个遇到的人都耐心宣讲太阳神委派他们的使命和谕示,允诺他们所碰到的每个人,带他们走出草丛,住进村落里的房屋,让他们摆脱禽兽般的生活,给他们吃人类的食物,穿人类的衣服,说人类该说的话云云。 当地人看到国王、王后以及与他们随行的印加王公的穿着,确与他们有很大不同:有着传说中预言的硕大的耳朵,而且语言和表情都能显示出太阳之子的非凡气魄,让他们组成村落,给他们从未吃过的好东西。 当地的野人对他们看到的一切感到神奇,而且对他们所许下的诺言感到欣喜,因而对他们所说的一切深信不疑,尊崇和礼拜太阳的两个子女,把他们奉为国王和王后。野人们相互传诵着看到的和听到的神奇事物,男女老少都心甘情愿地聚集在他们的周围,追随着他们的行踪。 印加王和王后以及他们的臣民看到越来越多的人追随着他们而来,便吩咐一部分人为大家提供田野里的食物,免得他们因为饥饿重新散落山林;吩咐另一部分人按照印加王亲手绘制的图案建造房屋,结束风餐露宿的生活。这样一来,库斯科城就逐渐形成了规模。 该城按印加王的规址分为两个区域:一块由印加王召集来的人居住,称为上库斯科;另一块由王后及召集来的人居住,称为下库斯科。如此划分城市,并非要让这一半人对那一半人在身份地位上有优越感,只是为了让人们记住,一些人是国王召集来的,另一些人是由王后召集来的,他们应该如同父同母所生的子女,像兄弟姐妹一样平等。印加王只规定他们之间有一点区别:住在上库斯科的像长子长女、哥哥姐姐一样受到尊敬,而住在下库斯科的是次子次女受到爱护。他们在所有高贵的地位和职业方面如同左右手一样。后来就以此为例,把印加帝国所有的省市、村落和家庭都分为类似的两块。

    年轻的巫师吉特拉坎纳非常喜欢自己部族首领的女儿,想尽办法却总是无缘见面。 一天,吉特拉坎纳把自己装扮成一个来自远方的印第安人,取名道艾奥。他按照这个部族的习俗赤身裸体,不穿衣服。他来到图兰城,常到威马克首领院子前的市场去,席地面坐,叫卖青椒。 威马克是托尔特克人的首领,他膝下无儿,只有一位漂亮非凡的女儿。许多托尔特克小伙子前来求婚,都被他拒绝了。 一个偶然的机会,他的女儿凭窗眺望街景,看到道艾奥雄健优雅的身体,就像着了迷一样渴望着占有它,为此弄得神魂颠倒。 不久,她身染重病,全身浮肿。 威马克得知女儿重病在身,便把她的侍女叫来: “我的闺女怎么病了,为什么1,得这么厉害?” 侍女回答说: “老爷,有位远方来的赤身裸体的印第安人使小姐得了病。小姐看见他,非常欣赏他那赤裸的身体,疯狂地爱上了他,经常在床上折腾个没完,所以病了。” 威马克,立即吩咐随从: “托尔特克人,把卖青椒的道艾奥找到,马上带到我这里来。” 人们四处去找寻道艾奥,但哪儿也没他的身影。这时,托尔特克人的首领登上高高的查切别特里山,大声喊道: “托尔特克人,如果你们见到卖青椒的印第安人道艾奥,把他带到你们的首领威马克这儿来!” 大伙儿找了很时间也没找到,只好告诉威马克他再也没在城里露面了。 可是,忽然之间,人们又看见他坐在市场的老地方卖青椒,于是,立刻有人向威马克报了信。威马克说: “立刻把他带到这儿来。” 等他到了之后,威马克问他: “你是什么部族的人?” “老爷,我不是本地人,我是到这儿来卖青椒的。”道艾奥答道。 “你以前在哪儿?为什么不缠绑腿,不披斗篷?” “老爷,这是我们的习俗!” “你让我女儿中了邪。”威马克说,“所以你得把她治好。” “老爷,”道艾奥表示不愿意,“这事我不能办,你还是把我杀了吧,我卖青椒的,不会治病。” 威马克说: “别怕,没事!你一定会治好我女儿的病,使她恢复健康的。” 于是,人们给道艾奥洗头沐浴,用黑色的颜料纹身,扎上绑腿,披上斗篷。然后,威马克说: “把他送到我女儿那里去。” 不久,威马克的女儿迅速恢复了健康,而且出落得更水灵了。 道艾奥就这样通过自己最原始的巫术成为威马克首领的女婿的。

    太阳沿着远山弓背一般的脊梁缓缓地滑落到了群山的背后。老酋长默默地凝视着夕阳留下的美丽余晖,安详地斜倚在屋宇下的吊床里,他感到生命正在一丝丝慢慢地从他苍老的身体里流走。他的嘴角翕动,轻轻地自语着什么。 附近的棕榈林被习习清风吹得沙沙作响,棕榈树叶像薄扇一样随风摇曳。这时,从树林里走出来一位印第安人的孩子。他是老酋长的孩子,名叫塔可比。他的父母派人把他匆匆地召回来,说有要紧事要告诉他。 一到家门口,塔可比马上意识到什么事将会发生,便扔掉从树林里逮来的小鸟,飞快地来到他老父亲的身边。 “我很快就要被死神带走了。”老酋长对小塔可比说。小塔可比蹲在父亲的身边拉着他父亲的手,像大人一样表情严肃,聚精会神地倾听着。 老态龙钟、饱经风霜的老酋长对他说:“我的孩子,你听着。你应该去为咱们的部落找到一块美丽而肥沃的土地。你必须一直朝南走十夭十夜,然后就可以到达一处很远很高的地方,站在那里,伸手就可以摸到云彩……” 塔可比睁着一双明亮的大眼睛,随着老酋长预言家一般的手势,思忖着:很远很高伸手可摸到云彩的地方会在哪里呢?…… 父亲的话总是会给他带来勇气和力量,激励着他去幻想,进行最艰辛的冒险。但从没有像今天的话这样令他心驰神往。塔可比预感到,这番话在他父亲的嘴里是不会再重复的了,所以,他用心地默记着每一句话,甚至连语气和中间的停顿也毫不放过。 “我们现在居住的地方已经被战神惠齐洛波契特利所占领。大蚂蚁吞噬着我们美丽的家园,草原再也看不见梅花鹿的欢跳,连戏闹的鱼群也从池塘里消失……保护我们的羽蛇神在和战神的一场赌博失利之后,驾舟跨海而去,抛弃了我们,也许他们迁往南方去了,到我对你述说的那块极乐世界去了……” “爸爸,你能肯定,那里会有我们所需要的一切吗?”塔可比忍不住插了一句。 “是的,我的孩子,那里有我们所需要的一切。唯一缺少的就是水。” “水?那……”塔可比惊讶地冒出一句,因为在他的记忆里,一切的一切都是和水密不可分的,但他并不怀疑父亲的神志有不清楚的地方,所以没有接着往下说,而是准备耐心听下去。 “别担心,我的孩子,只要你按我说的去做,你就能把那儿变成世界上最美丽宁静的家园。拿着这个葫芦,在羽蛇神的大水壶里把它灌满水。然后带着它往南走,一直走到极乐世界里,再把它全部倒出来。”老酋长嘱咐道。 “爸爸,那我现在就去准备启程!”塔可比站起来请求道。 “等一等,孩子!你即将开始的旅程将是漫长而危险的,拿着这块护身符,它是神医用野猪的牙和秃鹰的嘴给我做的,它可以保护你,驱除邪恶。记住,要用树胶膏把耳朵堵上,不要去听大嘴鸟的叫声,否则就会迷失在森林里,永远也走不出来。现在,你可以去了,祝你幸运,孩子!你是我玛雅波特族的全部希望。” 老酋长意志坚决地说完这些话,目送他儿子的背景消失在最后的一丝残阳里…… 三个月之后,老酋长追随他信奉的羽蛇神去了。 塔可比浑身涂满油彩,背上葫芦,脖子上挂着父亲给他的奇妙的护身符,提起弓箭出发了。 他马不停蹄地连赶了几天几夜的路,走过许多森林和草原。鹦鹉和大红鸟看见他走过,争先恐后地问他:“塔可比,你上哪儿去?”塔可比若无其事地继续朝前走……原来他的耳朵塞满了树胶膏,什么也没听见。 直到一只鹦鹉飞落到他的肩膀,才恍然大悟,知道有人在同他说话。于是他取下耳朵里的树胶膏,同它们交谈。他回答说:“我去寻找极乐世界。你们也跟我一起去吧!”他小声对落在他肩上的鹦鹉说:“太嘴鸟叫的时候,你可千万不要把我耳朵里的树胶膏取下来。” 一会儿一群猴子对他喊道:“塔可比,你到哪儿去?”殷勤的鹦鹉取下塔可比耳朵里的树胶膏。听到猴子的声音里,塔林比回答:“我去寻找极乐世界,如果你也想到那里东川脚,就跟我一起走吧。” 就这样,一路上,鹦鹉和大红鸟在空中又吵又闹,叽叽喳喳,猴子从这棵树跳到那棵树。他们伴随着塔可比热热闹闹地往前走,塔可比一点也不感孤单寂寞。 不管怎样,要走出大森林可不是件轻松的事。 狂风吹倒了一棵棵大树,蚂蚁和黄蜂像荆棘一样扎人。还有就是塔可比感到又饥又渴,可周围却连野果子也没有一只,水壶里的水已经喝完了。他们真恨不得马上飞出这片阴暗,令人窒息的丛林。正在这时候,突然传来一声声妖声妖气的声音:“塔比可?塔可比?你上哪儿去?” 这就是令人讨厌心烦的大嘴鸟的叫声。聪明伶俐的鹦鹉这回可没有把塔可比耳朵里的树胶膏给取下来,所以,他什么也没有听见,平安无事地走出了丛林。 在他们面前展现一片令人惊奇的锦绣如画的景色。在绚丽的风景中隐约可见远处有一座形如水壶的大山。 “阿乌扬——特拉巴兰!阿乌扬——特拉巴兰!”鹦鹉和大红鸟认出了这个地方,一齐欢呼起来,猴子们也欣喜若狂地蹦来跳去。小鹦鹉取下塔可比的耳塞。塔可比听见“阿乌扬——特拉巴兰”这响亮而充满喜悦的歌声十分高兴。 原来,特拉巴兰山正是他父亲所说的羽蛇神的大水壶。塔可比忘了疲劳和饥渴,欣喜若狂地跑了起来。可是他跑到陡峭如壁的德布依山下时,不由得倒吸一口凉气:“我能爬到上面去装满吗?” 白云像是种在特拉巴兰山上的一片片棉花。真的,站在山顶上确实可以用手碰到云彩,可塔可比却在山下叹息…… 塔可比十分难过,垂头丧气,一筹莫展。在朋友们的同情目光里,塔可比伤心地哭了起来。天上的云彩看到塔可比的可怜的身影,也跟着号啕大哭起来。于是,倾盆大雨顿时从天而降,久旱的大地上散发出迷人的花香。各种小草都从地里冒出了头来…… 大雨使得羽蛇神的大水壶溢出一股清泉,给这支疲惫不堪的队伍解了渴。塔可比郑重其事地把葫芦里盛满了水并对同伴们说:“继续前进,朋友们,极乐世界近在眼前了。”

    本文由澳门微尼斯人娱乐发布于神话传说,转载请注明出处:极乐世界,印加王的来历

    关键词:

上一篇:维拉科查神谕,豹王之子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