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澳门微尼斯人娱乐 > 神话传说 > 瑶族用布缠头的传说,吃虫节的传说

瑶族用布缠头的传说,吃虫节的传说

发布时间:2019-11-02 15:03编辑:神话传说浏览(54)

    每年农历六月初二,是仡佬族的吃虫节。 传说古时候,仡佬山虫灾连年,五谷歉收。人们面对虫灾无可奈何。寨老们经过商议,悬下重赏:谁能除掉虫害,赏三头肥猪。红榜一出,首先是公鸡前来揭榜,它说:"我起得最早,我能除掉害虫。"谁知,公鸡到了田里,没吃到几个虫子,就被露水打湿了羽毛,打着哆嗦败下阵来。接下来,鸭子揭榜,它说:"我的羽毛不怕水,我的嘴也大,一定可以消除虫害。"可是,鸭子在水里游,害虫在禾苗上飞,它脖子伸得很长,就是吃不到几只虫子。最后,一个道士揭榜,他说:"我的法术可以治虫害。"他奋力施法,只是虫子哪里听得懂法咒,道士也败下阵来。 眼看一年的收成又要给害虫吃掉了,人们更加着急。这时,也就是六月初二这一天,有个叫甲娘的穷人忽然有了意外发现。她从外乡回娘家,没有带礼物,心里很难过。她边走边想,可是怎么也想不出办法来。当她走到自家的田垌时,愁得走不动了,就坐在田坎上休息。几个孩子见妈妈不走了,就跑到田里捉虫子玩,一下子捉了好几包。甲娘见了,突然想到,就用虫子做礼物吧。于是,她把虫子带回家,炒了给大家吃,大家都觉得清香可口。这一发现一下子就传开了。人们争着捉虫子吃。害虫数量大减,那年取得了大丰收。寨老们赏了甲娘三头肥猪,甲娘把猪杀了分给百姓。后来,甲娘死了,人们在田垌中间立庙,纪念甲娘,这座庙后来就叫"吃虫庙"。 从那以后,每年六月初二,仡佬族各村各寨都要杀猪过吃虫节。这一天,村上出嫁的姑娘都要回娘家,并且一路走一路捉虫。吃过晚饭后,人们都聚集到吃虫庙,唱歌跳舞。然后,排成长队到田垌游行。边走边捉虫,还插撒有鸡血的小白旗,表示对害虫示威,对甲娘纪念。

    传说很久很久以前,评王在北京掌管着天下,天下太平。宫殿里养着一个毛色有斑点的大狗,名称龙犬,评王对它十分喜爱。后来,一个远在海外的紫玉反乱天下,时时出兵来打评王。战争进行了多年,都不能把紫王打败。评王便张贴榜文,布告天下:如果有人能够打败紫王,除了封官赐赏以外,还把自己最美丽的三女儿配他为婚。满朝的大臣小官没有一个敢去揭榜。 一天,龙犬见了榜文,一跃而起,把榜文揭了下来,用嘴衔着上殿会见评王。评王见它揭了榜文,便问:“你是不是有本领去打紫王?”龙犬点了几下头。评王又惊又喜,便摆下丰盛的筵席,为龙犬饯行。龙犬吃了评王的筵席以后,立刻启程,像腾云般地飞跑前往;又费了七天七夜的工夫,游过了茫茫大海,终于到了紫王的国家里,一直闯上金殿。紫王正在坐朝,见了龙犬,知道是评王豢养的爱犬,心里十分高兴。他对大臣们说:“你们看,评王养的龙犬,现在都逃到我国来了,可见评王在国内已失民心,胜利对我们来说已经不远了。”从此,紫玉便把龙犬养在宫殿里,留在身边,形影不离。 有一天,紫王上厕所,龙犬便乘其不备,猛扑上去,当即咬下了紫主的头颅,飞奔回国,朝见评王。评王召集大臣们,来辨认这颗头颅。当知道这的确是紫王之头后,评王大喜,就像摘去了一块心头之患,便大摆筵席,犒劳龙犬,并赏赐给龙犬许多金银财宝。但是龙犬看也不看这些金银财宝,心念着要和公主结婚。评王心知其意,但又很为难:公主怎能与狗结婚呢?因此怀有悔婚的意念,终日闷闷不乐。聪明的公主知道了这件事,便诚恳地劝父亲:“应该依照从前的榜文行事,不可食言。食言会被天下笑话,于国家不利。”而且表示愿意嫁给龙犬。评王接纳了公主的劝谏,亲自操办了公主和龙犬和婚事。 成婚以后,夫妻恩爱,感情一直很好,大家都觉得奇怪。一天,公主的母亲同公主谈起这事,公主才说出龙犬的秘密。她对母亲说:“龙犬白天是狗,晚上却是一个美貌的男子;他身上的斑毛,晚上也就变成光彩斑斓的龙袍,所以我们两人的感情很好。”母亲说:“龙犬晚上既然可以变人,白天也应该变成人才好。这样就有人继承你父亲的事业了。”王后把这事告诉了评王,评王说:“龙犬能变成人?太好了!我封他到南京去做王。”王后把意思告诉了公主,公主就和龙犬商量。龙犬叫公主把他放在蒸笼里蒸七天七夜,便可脱去身上的毛而变成人了。公主按龙犬的话—一照办。但蒸到六天六夜时,公主按捺不住焦急的心情,又怕把丈夫蒸死,便揭开了盖子。啊!只见龙犬果然已变成了一个英俊、威武的小伙子,传说,这小伙子就是瑶族人民的原始祖先。但是因蒸的日子不够,头上、腋下和脚胚上的毛都未曾脱掉。可盖子已经揭开,不能再蒸了,只好把有毛的头和胫,用布缠裹起来。于是,瑶族人世世代代都用布把头裹起来,沿至今天。龙犬变成人后,评王便实践诺言,封他为盘护王。还备办许多金银珠宝,绫罗绸缎,作为公主的嫁妆呢。

    每年农历正月初三、四、五三天,是苗族的盛大节日——踩花山。这三天,苗家男女老少,都穿金戴银,从四面八方赶到花杆山脚下,吹芦笙,弹响篾,踢脚架,耍大刀,斗牛,斗画眉……特别是倒爬杆更是引人注目:一个咪朵腰扎彩带,头箍布帕,背贴花杆,伸出两只手,举过头顶,反扳住花杆,两只脚轻轻向上一举,就头朝下,脚朝上,一纵一跃,向花杆顶端爬去,一个爬了另一个接上。顿时,叫好声此起彼伏。这就是苗家特有的踩花山。 这节目是怎么来的? 传说古时候,苗家居住在平原地方。那地方土地宽得连着天,平得象操场,年年风调雨顺,家家有吃有穿。那时,苗家有个王叫蒙子酉,他人很好,有九个儿子,八个姑娘。每天夜里,他就领着儿子姑娘吹芦笙,打牛皮鼓,唱歌,跳舞。 有个晚上,牛皮鼓的声音传到皇宫,震摇了宫殿,惊动了满朝文武。于是,皇帝派人四处查访。 一天,皇帝知道苗家有一大块好田地,家家有钱有粮,眼睛红了,心生歹念,就派兵来打蒙子酉。皇兵每到一处就大肆抢占,无恶不作,搅得苗家不得安宁。这下子,就把蒙子酉给惹火了,他带领苗家,一同抵挡皇兵。但是,因为蒙子酉兵器不好,结果屡战屡败,一直被赶到深山老林里。 这深山老林,一峰比一峰大,一峰比一峰高,连绵不断。苗家逃到这里,喊也喊不应,找也找不到。蒙子酉就砍了一个又高又直的杉树,修枝剥皮,染成红白两色,解下他腰间的红布带,拴在花杆的一端,立在最高的山峰上,用来召见苗家儿女。苗家人看到了,就纷纷聚拢来。蒙子酉就在花杆下扎下营寨,叫九个儿子和八个姑娘各统领一部分苗民,分别驻守在各大山顶上。他们一边打猎,一边耕地织布,同时造房子,打兵器。没有几年,苗家又富裕起来。于是,苗家又打牛皮鼓,吹芦笙,唱歌跳舞了。 牛皮鼓的声音传到皇宫里,皇帝又派来了兵将,顺着鼓声来攻打蒙子酉。蒙子酉听到消息,就将儿子和姑娘召集起来,问:“皇兵又打来了,兵器造足没有?”他们齐声回答:“造足了。” 蒙子酉又问:“所有关卡守严没有?”除了儿子农耍咪以外,其余的人都回答:“守严了。”蒙子酉见农耍咪没有吱声,就生气地问道:“你呢?”农耍咪笑嘻嘻的回答:“我没有堵住关卡。”蒙子酉听了,大怒,吼道:“你不堵关卡,难道你要放皇兵进山,杀你的兄弟姐妹,来砍我的头吗?”农耍咪仍旧笑嘻嘻地回答道:“阿爸,我想敞开大门,将皇兵引到花杆脚下,关起门来打。皇兵兵器好,人又多,不这样做打不赢他们。”蒙子酉听了这番话,怒气稍稍减退,问:“你打算怎么引法?”农耍咪看了看八个妹妹,回答说:“前几年,我们同皇兵打仗,他们回回胜利,这次他们一个会疏忽大意,我们可以选一些姑娘打扮一番,同时挑选一些武艺高的小伙子、姑娘在花杆下跳舞,引诱皇兵到花山上来,周围埋伏下重兵,等皇兵到达半山腰,我们挂旗为号,四周的兵马杀拢过来,花山上的精兵杀下去,里外合攻,就会把皇兵杀光……”蒙子酉听了之后,转怒为喜:“好好好,那么,谁来挂旗呢?”农耍咪回答:“这一仗的关键在挂旗人,挂旗一定要适时,挂得快,既要有胆量,又要有气力,还要灵活……”蒙子酉听到这里,转喜为忧,不等农耍咪说完,又急着问道:“那,谁来挂旗呢?”八个儿子冲到 跟前,争着抢着要挂旗。蒙子酉反反复复看了几个儿子,还是决定不了谁来挂旗。农耍咪对八个弟弟说:“比赛爬杆,谁赢了谁挂旗。”蒙子酉听了连声叫好:“好好好,就这样办!” 比赛开始,苗家纷纷涌到花杆下,里三层外三层将蒙子酉九个儿子围住。九个儿子又将花杆围住。蒙子酉站在花杆下,拿着红旗。霎时,整个山头站满了人。蒙子酉看了看九个儿子,问:“哪个先爬?” 话音没落,小儿子芝梭朵走到花杆下,抱住花杆,象松鼠一样沙沙爬上去,又沙沙地滑下来。众人见了,纷纷叫好。叫好声中,芝梭朵对父亲说:“怎么样?把红旗交给我吧!” 蒙子酉还没开口,他的二儿子农排贡大声说:“慢点,看我的。”他两手抓杆,两腿蹬杆,身子不贴杆,刷刷而上,又刷刷而下,众人见了,掌声如雷。农排贡笑着对父亲说:“阿爸,把红旗给我吧!” 农耍咪一跃上前,一把夺过红旗,口咬红旗,抓住杆子,仅凭两只手,眨眼间爬到杆顶,又一下滑下来,上上下下,往返数次,一次比一次快。众人见了目瞪口呆,过了半晌才齐声叫好。几个弟弟见了,齐声说:“阿爸,阿哥的武艺比我们高,就让阿哥挂旗吧!”就这样,选举结束了。 接着,按照农耍咪的建议,挑选了一部分能歌善舞的漂亮姑娘和一部分精壮的小伙子,留在花杆下引诱皇兵,其余的人都到山脚下埋伏起来。 山头上的人吹吹打打,非常热闹。山脚四周,苗家人准备好了兵器,等着皇兵到来。 不一会儿,皇兵大摇大摆进入包围圈。农耍咪站在花杆下,看见皇兵离自己不远了,就叫大家停止歌舞,朝山下杀去,他立刻转身,使出最大本领,向杆顶爬去。 皇兵知道了农耍咪的用意,就一面抵挡冲下来的苗兵,一面向农耍咪射箭。为了躲避弓箭,农耍咪绕着杆子盘旋而上,一枝枝箭射空了。爬到一半的时候,几支箭射到了农耍咪的背上。他“唉呦”叫了一声,口中的红旗掉到了地上。他马上滑下杆子,捡起旗子咬住,又向杆顶盘旋而去。刚爬到杆顶,几支箭射到了他的头,他大叫一声,红旗又落了下来。这时,皇兵吼着叫着,已经快到花杆底下了。农耍咪见了,拔出大刀,奋力杀皇兵,皇兵终于暂时被打退了。乘此机会,农耍咪略微思索了一下,就捡起红旗,别在腰间,冲到花杆下面,背贴花杆,双手抓住杆子,双脚向上一抬,头朝下,脚朝上,一纵一跃,向杆顶爬去。皇兵见了,又射起箭来,一枝枝箭,插在花杆上,插在农耍咪腿上,背上,鲜血顺着杆子淌下来,他呻吟着,骂着,使出全身力气,爬到杆顶,挂起了红旗。 四周埋伏的苗兵见了,纷纷冲出来,奋力砍杀皇兵,蒙子酉冲在最前面,杀得皇兵鬼哭狼嚎,四散奔逃。农耍咪看了,开心得笑了,但他也因为受伤太重,闭上了眼睛。这一仗,蒙子酉赢了,但是他的九个儿子和八个女儿却在拼杀中死了。蒙子酉和苗家把他们抬到花杆脚下,守着哭着,直到第二年的农历正月初三、四、五,才煮酒杀牛祭奠,安葬在花杆脚下。从此以后,苗家就在每年农历十六立杆,第二年的农历正月初三、四、五举行祭奠仪式,同时习练九个儿子的倒爬杆、舞大刀、杆子、木棍等武艺,激励苗家反抗压迫。

    本文由澳门微尼斯人娱乐发布于神话传说,转载请注明出处:瑶族用布缠头的传说,吃虫节的传说

    关键词:

上一篇:鞋上绣花边的传说,苗王阿三的故事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