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澳门微尼斯人娱乐 > 神话传说 > 大金山何老坟的传说,的仨妯娌

大金山何老坟的传说,的仨妯娌

发布时间:2019-11-08 22:55编辑:神话传说浏览(89)

    1111相传牵牛花被县太爷的小太爷看中,逼婚投井自杀。金牛拉回牵牛花的尸体葬于山坡。金牛终日茶饭不进,后变成一条金牛。金老爷的大儿子金马和弟弟虽是一父两母的兄弟,但自小到大相处很好,兄弟感情十分深厚。金马的妻子酸枣儿和妹妹牵牛花的姐妹感情也十分深厚。二人积攒银两要到府衙去告县太爷,可是由于府衙已被县太爷买通,审案之中那县太爷与府台大人暗中勾结,胡乱捏造罪名将金马判了死罪处斩。可怜酸枣儿花了钱财,不但没告倒县太爷,反丢了丈夫性命,一气之下削发为尼。法号静慧。1111静慧开始是在卧牛湖边的黄庵为尼,因专心修炼,且心灵机巧,领悟性极高,很快就升为管事。后因连年灾荒,黄庵尼多庵大,渐渐连饭都管不起了。师太命众尼中有能力的律外出化缘,积攒资金建立庵院,静慧是化缘尼之一,她沿路向东往金牛山方向,吃千家饭,攒百家财。1111一日静慧来到马庄村,见到母亲双目失明,父亲也是满头白发,不由得落下泪来。父亲马能揉揉老眼见门外来了化缘的尼姑说:"师傅我家钱是没有,可粮食还有,你住哪,我装一袋玉米给你送过去。"静慧眼泪挂腮也没吭声,双手合十,深深鞠了一躬后转身欲离去。就在静慧一转身的时候,马能看到了静慧右耳根一颗黑痣,脱口失声:"你是酸枣儿吗?"双目失明的母亲听说是酸枣儿,一声撕心裂肺的长唤:"枣儿,我的枣儿。"静慧强按住要蹦出来的心说:"施主你认错人了,贫尼叫静慧。"说完急忙转过头去,怕如泉涌般的泪水被父亲看到。谁知这一出声就被母亲辨认出来了,跌跌撞撞冲过来一把抱住静慧哭道:"你就是我的酸枣儿。"1111静慧被父母认出来了,没法再隐瞒了,母女俩抱头大哭一场。静慧一五一十地将全部遭遇告诉了父母。第二天一大早,马能去金家老爷家报了信,说酸枣儿回来了。金老爷连同两位太太饭也顾不得吃,随马能到了马庄村,婆媳见面又是一场痛哭。1111金老爷连失了两个儿子,心如刀绞。他想留住酸枣儿,但酸枣儿已经削发为尼了。心急中金老爷想变卖部分家财在当地为酸枣儿建一座庵院。金老爷在取得酸枣儿同意后,就在金牛山上选了块地建起了一座庵院。静慧请人塑了一尊"千佛"大佛像,设了香案。从此金牛山千佛庵钟声悠扬,香火不断。1111说来也奇,周围的善男信女前来烧香拜佛,或为驱邪、或为求子,十有八九都能如愿。每日天不亮前来烧香求佛,许愿还愿的络绎不绝。原黄庵外出化缘的一帮师姐妹们,听说静慧在金牛山建起了千佛庵,施主越来越多,香客接踵而来,都纷纷前来投奔。千佛庵迅速扩大了起来,鼎盛时期拥有尼姑40多人,日进粮食数担,香油数桶。千佛大佛的塑像也全贴了金,周边的府、州、县也都有人前来敬香。1111后千佛庵毁于兵乱,现在只剩下断砖碎瓦了。

    1111明光市司巷北有一座山叫大金山,在大金山的东山坡处有片坟地,其中有两座较大的墓葬,一座是何老太爷之墓,另一座是何家老太太之墓。这何老太爷是光绪皇帝的众多老师之一。这皇师怎么会在死后从千里之外的北京将灵柩送来此安葬的呢?这里有许多蹊跷的故事。1111据说,甲午战争以后,一批着书立说的学子,变法维新的思潮,迅速形成具有一群众性的变法维新政治运动。1888年,康有为到北京参加顺天乡试。当时正值中法战争结束不久,他痛感民族危机深重,满怀爱国热情,写了五千余字的上皇帝书,提出"变成法,通下情,慎左右"三项建议。1895年5月康有为又邀请十八省举人在松场庵集会,宣传由他起草的上皇帝万言书,在万言书上签名的有1300多人。万言书上递到都察院,这就是着名的"公车上书"。同年5月6日,康有为又连续两次上书光绪皇帝。光绪皇帝读到了第三次上书,感到康有为的变法主张对挽救清朝统治危机十分有用,非常重视,命令抄送慈禧太后、军机处和各省督抚。从此,维新派开始取得皇帝的支持;同时也受到了清廷保守派的抵制与打击。维新派和守旧派的斗争十分激烈,最后,以慈禧太后为首的守旧派将光绪囚禁在中南海的瀛台,重新"训政"并下令搜捕维新派。戊戍维新运动失败了。大批参与维新运动的人士被逮捕、杀头、坐牢、免官。在这些人中有一位何老先生,他曾远洋留英,对改革君王制方面有一些较先进的主张。光绪帝在百日维新之始将何老先生招进宫,拜何为师。短短百日维新失败,何老先生遭受牵连,被打入囚牢,当时被关押在芜湖官牢。1111何老先生被关押期间,因光绪帝只是被软禁,所以芜湖官牢的牢头和牢卒对光绪帝的先生也不敢得罪,因说不定哪天又得势了呢?这何家当时也是京城知名富商,开有洋火厂、洋胰子厂等数间大工厂和几间较大的洋货商行,日进金以斗量。何先生被关押在芜湖,何家子弟少不了上下花钱打点。牢中上下因都收到何家的好处,对何先生也特别的关照。一日牢头与何先生饮酒时,给出了个主意,让何家花钱找一和老先生相貌相似的人代为坐牢。经牢头这一点拨,何先生之子人称何扁头,便下功夫四处寻找。这日,何扁头从芜湖探狱返京,在凤阳府临淮关遇一酒鬼因在饭店饮酒后无钱付帐,正和店小二撕扯争吵。何扁头见此人身高、胖瘦、面貌均和父亲有点相像。于是何扁头代付了所欠酒钱,并拉他到一旁详细询问。原来此人叫陈子衡,五河县司巷人,因做小生意亏了本,回家又怕家人奚落,已流浪多日。何扁头把自己的想法详细和陈子衡一说,谁知陈子衡满口答应。于是陈子衡成了何先生,入了芜湖大牢。1111转眼间三年过去了。陈子衡在狱中除了行动不自由外,一日三餐两餐有酒,当然这都是何家人花钱打点的。由于何先生在维新运动中是个擦边角色,三年后被释放出来。陈子衡从狱中出来,回到司巷老家,一见房子、院子里外一新,心中有数。家人看到陈子衡回来了,欢呼雀跃。其妻责怪道:"死鬼你还知道回来,三年来你每隔半年派人送一次银子,鬼怪得很呢,不肯说在哪发财。依你的德行我料想你肯定在外又养了小的了。今怎不一块带回来让我这做大的看看,她是不比我多长了两个奶子。"陈子衡被一阵连珠炮轰得有口难辩,只得将实情一五一十如数道来。夫人听了更是鼻涕一把泪一把的数落个没完。1111京城何先生知道陈子衡出狱回家,为表感谢特派人送来500两银票,以补三年牢狱之苦。陈子衡本来就不是安分有,有了钱就作怪了,很快被人引诱进了烟馆。没到两年,何先生所赠银两已所剩无几。一日先生之子何扁头南下做一笔大生意,途经凤阳县,专程去司巷看望陈子衡,一见陈子衡染上了毒瘾,连连摇头叹息,不该只赠银两,应教其经营,赠其生财之道。何扁头返京后思|<<<<<12>>>>>|

    1111在我的老家,老人们常给孩子们讲着这样一个故事。过去,街东头住着一个六十岁的王老太太,王老太太早年守寡,靠帮人家缝缝补补洗洗涮涮把三个儿子拉扯大,又先后一个个娶了媳妇。王老太太辛苦了一辈子,累得腰也驼了,眼也花了,成了家里吃闲饭的了。没两年,三个儿子被媳妇的枕边风吹昏了头,又一个个另砌炉灶分伙了。王老太太被搁浅了,常常是鼻子一把泪一把,锅上一把锅下一把。俗话说:稻怕苞里捂,人怕老来孤。开始左邻右舍有说闲话的:"老养活儿女小,儿女应服侍老。"三个媳妇装聋作哑,老大推老二,老二推老三,老三又推老大,三个儿子推着磨,把王老太太推得团团转。1111有一天王老太太的弟弟来看姐姐,三个儿子听说舅舅来了,都怕舅舅骂他们是不孝子,一会儿大媳妇端了碗饺子,一会儿二媳妇端了碗荷包蛋,一会儿三媳妇又送来一锅鸡蛋油饼。舅舅早听说三个外甥平日所作所为,但表面装着什么也不知道,看着三个"孝顺"的外甥媳妇笑着说:"姐呀!这真是十里无真信,谣言满天飞,听人说三个外甥媳妇孝顺,我很生气,本想搬石头把他们家家的锅给砸了。嗨!耳听不如眼见,这些嚼舌根子的家伙,我再也不听他们瞎说了。"1111"舅舅你说得对,乡里媳妇就是爱嚼烂舌根子。"三个媳妇异口同声说;大媳妇忙给婆婆梳头,二媳妇忙给婆婆捶背,三媳妇忙替婆婆整理房间。王老太太叹着气,老泪纵横,弟弟一看姐姐流泪,心里也发酸,但还是强忍着了。三个媳妇一见婆婆流泪,怕露了馅,大媳妇故意说二媳妇:"二妹呀!你轻点,八成是捶着娘的酸筋了吧?"说完二媳妇直挤眼,二媳妇可不是省油灯,她又故意找三媳妇茬:"三妹呀,八成是你擦桌子扬起了灰尘迷了娘的眼了。"这三媳妇平日最搅毛,但一时又找不着戏弄一下大媳妇、二媳妇的词,只得忍了。三媳妇忙说:"我不好,我来替娘吹。"1111三个妯娌演足了戏。1111舅舅开话了:"你们的老娘一辈子不容易,早年守寡,尿一把屎一把的把三个儿子抚养成人,娶了你们三房媳妇,真是老天有眼,你仨都这么孝顺,顿顿你送这样,她送那样,送多了,你娘也吃不完,不浪费吗?再说你们也不富,我看这样吧……"舅舅故意到关键时停住了看了一眼三妯娌。1111"您说咋办?"仨妯娌一齐问。1111"不如你们一家接过去过十天,明天正好是初一,就从老大家开始。"舅舅的话说得很坚决,仨妯娌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谁也没敢说个"不"字。就这样,三房媳妇轮流转,每家过十天。可是老太太转到谁家,谁家就弄孬的,老太太牙不好,还常常烧稀饭,摊煎饼,王老太太怕把牙拽掉了,只好常常喝碗稀饭了事。一个月过去了,舅舅又来了。姐弟俩趁没人的时候抱头痛哭了一场,弟弟看这样下去不行,于是想个办法。弟弟在姐姐耳边咕噜了半天,说得王老太太直点头。1111天快中了,大儿子和媳妇从地里回来了。没进门就听见舅舅的说话声,大儿子和媳妇怕是老娘向舅舅告他们的状,轻手轻脚地靠在门旁偷听。舅舅知道外面有人在听"鬼话",故意放高声音说:"姐呀!你藏那么多银元宝干什么呢?不如拿出来给他们三家分了,平时生活也会好一点。"王老太太也故意大声说:"兄弟呀!那可是我的棺材本呀。"舅舅接着说:"嗨!一锭就够了,你不是有一百锭吗?"王老太太说:"没那么多了,你姐夫死的时候,不是用了10锭吗?这些年不又用了10锭吗?现在只有80锭了。"舅舅说:"80锭还了得吗,这周围50里方圆内谁家也没这么多钱呀。你年龄大了,拿出来分给仨外甥算了。"王老太太说:"嗨,80锭银子,平分不开,我想看谁对我好,我就给他多分一点,不分给他们,我留着又能干什么呢?"舅舅又说:"这些年他们没人知道你有这么多钱吗?"王老太太神秘地说:"四十多年前,皇上打我们村上过,那是微服私访,皇上夸你那死鬼姐夫人品好,赏了100锭|<<<<<123>>>>>|

    本文由澳门微尼斯人娱乐发布于神话传说,转载请注明出处:大金山何老坟的传说,的仨妯娌

    关键词:

上一篇:三峡民间故事,藏族的民间故事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