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澳门微尼斯人娱乐 > 神话传说 > 吴义能丢官,小神石爷

吴义能丢官,小神石爷

发布时间:2019-11-08 22:55编辑:神话传说浏览(108)

    1111明光市三界镇一带相传着"末端"小神石爷的故事。民间传说,也不报个年月朝代,只图省事,开口就是"很久以前"。这"很久"到底有多久,后人谁也说不清,既说不清,也就没人去考究。这倒给动笔的省了事,因此照着葫芦画瓢,也跟着说开篇的套话了。1111很久以前,三界有个文人,说是文人是因他平日里爱舞文弄墨,大家都叫他石爷,很少有人叫他的名字。据他自己说,他十三岁时就应考中秀才,当时考场舞弊,因他没钱送,他的答卷被揉成了一团废纸扔在墙角。第二次第三次都是名落孙山。第四次考前,有人点化他,说了此事,从那以后石爷就弃考了。为了谋生,常帮乡邻写写画画,因写得一手好字,后跟人学起了石匠活,学成后谁家要为先人立石碑,从碑文到写字、石刻全部程序一人通包。文好、字好、手艺也好,周围十里八里的人有活都爱交给他。闲时也爱在小茶馆说古道今,谈文吟诗,结交了很多好朋友。不知从哪年哪月开始,这石爷好喝上几杯了,逐步有了酒瘾,常常酒后兴起说些让人听不懂的话。比如,一交他在朋友家多喝了几杯,先是骂皇帝昏庸,后是评玉帝不公,为什么口吞干柴的灶台能封为灶神?为什么整天在地下睡觉的土地也能封个土地爷?我也个神,是排在最末端的小神,你们以后可不得叫我石爷。也从那以后,"末端"小神石爷被叫开了,叫响,他的名字更没人叫了。1111这石爷有很多小故事,人们茶余饭后,或是朋友在酒席宴中都能说上一两段。这里我也整理了几段供大家擦擦耳、提提神。1111淮河一带的人每逢年底爱做"祭灶"祭奠灶老爷,有的地方在二十三日这天,有的二十四,也有的二十五这天,三界一带的百姓选择在二十四日这天。当地老百姓有句口头禅:"有钱祭灶,无钱急躁"。有钱人家过"祭灶"还真的很讲究,整鸡、整鱼、糕点、果盘应有尽有。在灶门上门还贴着对子,大都是讨太平吉利的词,"天上言好事,地下保平安",有的还加上"太平盛世"的横批。可石爷最不信这些,他常说:我十三那年不就因为没钱才没中秀才的吗?这灶爷怎不借点钱给我呢?他在灶门上将灶老爷画的是歪嘴斜眼,尖头小嘴,一对驴耳朝天。画像下贴着副对子"上天由你告,下地我俩缠",横批写着:"可奈我何"。石爷每年逢"祭灶"日都在灶门上贴着这幅对子,这灶爷还真的没把石爷怎么样。1111老百姓很敬重石爷,可镇上富户对石爷高兴的不多。镇上有个商人叫石泉,听说还是石爷的本家,做买卖挣了不少钱,城里开了间茶馆,请县太爷题了馆名"一品泉",生意很是红火。开馆一周年庆典,石掌柜的邀请了县城所有名流,为了炫耀,也邀请了同乡名流石爷。众人到齐,石掌柜的介绍这"一品泉"是县太爷所题,众人齐声赞好,有夸字写得好的,有夸店名起的妙的,那专会拍马屁的师专,一手捻着山羊胡子,一边摇头晃脑地说:"品泉望文生义,乃品茗香心也,这一品泉蕴意极深,我理解是一品高官之源泉也,本县要出一品高官啦。"在场人多是鼓掌赞同,惟有石爷乜斜师爷一眼摇头叹气。石爷的举止被师爷看在眼里。这师爷一贯自恃高傲,今竟有人用如此眼神评论自己,心里不服。于是走了过去问道:"这位爷对我刚才的分析有不同意见?"石爷点头道:"刚才师爷高论,山民敢评头论足,照我看这'品泉'乃三品白水也。"说完头也不回的出门而去。开始在场的人没有反应过来,稍停片刻就听背后掌声如雷。石掌柜的一品泉从此被叫"三品白水",谁愿花钱去喝?生意很快就做倒了。这石泉关了茶馆,又开了个小酒店,别出心裁地用竹顶、竹墙、竹地板,一根竹竿上挑了面彩旗招牌,上书"竹仙阁"这石泉也是个犟脾气的人,开业这天又请来了石爷,这石爷看过招牌,心里觉得好笑,上次开茶馆,只玩了个拆字就把你个"一品泉"变成了"三品白水",正愁没下联呢。当众人都赞这小酒馆如何如何好,店名取得如何如何|<<<<<12>>>>>|

    1111小时候外婆常跟我们讲:"君子爱财,取之有道,不义之财不能要。谁要是昧着良心巧取别人的财物,那就是欠下了别人的一笔债。今个欠下的,明个是要还的。"外婆怕我们不懂,还给我们讲了这样一个小故事。1111说是很早以前,泗县、五河往来于南京的那条古商道,过去叫"江淮中道",就是在这条古道上有个叫"土沛"的镇子,也就清朝后期改名为"古沛",直到现在还叫"古沛"的那个集镇。别看镇子不大,可一条东西街道有半条街都是南方过来的商人。其中有个打油的,原是浦口人,姓蒋,不知叫什么名字,小一辈人都叫他蒋老板,同辈和长辈人称他蒋蛮子。这蒋蛮子好手艺,他打的麻油,一是清亮,二是纯香,夏天浇在小菜上,光闻那香味,就能增加食欲。他在镇上干了近二十年了,人缘好,生意做得也精,加上这南北商道上贩子们也就认准他家的油,所以生意十分火红。就在他家一墙之隔,有个做杂货生意的店铺,老板姓赵,也没人知道他叫什么名字,因是北方人,同辈和长辈都叫他赵侉子。这赵侉子讲话有点冲,好抬死杠子,人缘也不太好,生意做得也小,家境不算宽裕。因和蒋蛮子是紧邻,两家又都是外乡人,相处的也还算好。蒋蛮子常常接济赵侉子。赵侉子也偶然回敬一些针头线脑的常用东西给蒋蛮子。1111不知是谁家,也不知哪个先提出要将赵侉子家三岁的女儿给蒋蛮子做干女儿,这蒋蛮子还真的扯了两丈花布给干女儿做了春、夏、秋、冬四套花衣服,这赵侉子也回敬了四坛酒。两家就"干亲家"的你来我往了。这年冬天,浦口那边给蒋蛮子送来信,说是老太太行了。这蒋蛮子要把二十坛香油暂放在赵侉子家,说是等老太太过世后过了"五七"再回来。因每坛都是封了口的,也不怕风吹雨淋,就放在赵侉子家后院顺墙根摆着。赵侉子还弄了两样小菜请蒋蛮子喝了两杯,算是送行。这土沛离浦口最多也就是两天的路程,可平时生意太忙走不了,一年中只有中秋节和过年能回家几天。两个干亲家道了别,蒋蛮子第二天一早就走了。1111话说这天,赵侉子家在后院铺了两张筛子晒豆子,不知是谁家几只鸡从墙洞里钻进来吃豆子,连吃带刨,豆子滚的到处都是,赵侉子发现了气得抓起一只小板凳就砸,这一板凳飞出去却砸在了人家蒋蛮子的香油坛上。赵侉子不由得叫了声"不好",心想这下要赔人家一坛油了。岂料坛子砸碎了却不见一滴香油流出。在阳光下有两锭银子在闪闪发光,甚是耀眼。赵侉子跑过去一手抓起一只银锭掂了掂:"乖乖,都是二十两的银元宝"。赵侉子又打开其它坛子,每坛都有两锭。二十坛一共有四十锭、八百两。赵侉子惊得目瞪口呆,心想:这么多银子,别说有了,连看也没看过这么多。乖乖,这蒋蛮子还真能攒,平日还说打油利小,妈的,利小能攒下这么多银子?又一想:这世上没有一个人肚里不藏着鬼的。去他妈的,俗话说"马无夜草不肥,人无外财不发",也该我赵侉子粗几天腰了。一不做,二不休,这赵侉子把银了全拿出来收藏起来,把二十只空坛都装上了油。然后沿墙摆好。人说侉直、侉直,看来这赵侉子在八百两银子面前系起了肠子。1111再说蒋蛮子奔到家后,老太太看了最后一眼就归天了,一家人忙完了丧事。蒋蛮子过"五七"三十五天就匆匆赶回土沛。赵侉子见干亲家回来了,装着无事似的和蒋蛮子一起把油坛搬回蒋家。当蒋蛮子打开封口一看,个个坛子都满满地装上了香油,不见了银子。顿时傻了眼,气得要过去和赵侉子理论。但一想临走时明明说是二十坛油,现在这二十坛油摆在面前,你要说坛里装有银子,到哪去说呢?蒋蛮子是哑巴吃黄连,有苦难言。一口气阻在心口窝,病倒了。可最让人生气的是,这赵侉子一边忙着请大夫,一边一日三餐的送吃捧喝。土沛镇上下都夸赵侉子是个大好人。没两天蒋蛮子死了。赵侉子花钱雇人去浦口蒋家报丧,蒋家兄弟姐妹来了好几个,听赵侉子|<<<<<12>>>>>|

    1111唐代,招义县有个人叫胡洪,入赘在街南头豆腐坊汪家为婿。这胡洪长得是一表人材、人高马大、宽头大脸,可自古有"人不可貌相,海水可斗量"之说,胡洪好吃懒动,还有个好赌的毛病。汪家豆腐坊是县上有名的汪氏老豆腐。汪老汉膝下有三个女儿,老伴早年过世,老大、老二都先后出嫁了,留着老三意在招个能干的女婿入赘,将汪氏老豆腐手艺传下去。媒婆一说,汪老汉一相就看中了胡洪。这胡洪家境清贫、无钱娶妻,因此,小伙子虽生得漂亮,但二十有五还没订上门亲,入赘汪家当然一百个愿意。1111婚后头个把月里胡洪还算好,起早摸黑和老泰山一起经营豆腐生意,妻子汪桂花对丈夫十分满意。一个月过后,胡洪经不住原先一帮酒友赌棍的死磨硬拽,又旧病复发,隔三岔五地出入赌场、酒楼。开始时汪桂花忍着性子,劝丈夫走正道。这胡洪不听,小俩口子逐步不和,多有龃龉。一日胡洪突然失踪了,胡、汪两家都很焦急,四处寻找,可是一个月过去了,音信全无。胡家的老母亲对儿子的突然失踪心有疑惑,认为是儿媳谋害了儿子,就向官府报了案。县太爷吴义能是个京考的举人,濠州人,年头才被授招义县县令官职,对一些较大案子不知从何下手,常依靠师爷出点子。话说吴义能接到胡家报案后,苦思冥想,难以决断。老套路,又请师爷邵某给他拿主意。正巧这邵师爷也住街南头,对汪家的情况也略知一二。邵师爷说:"汪家三女,是我看着长大的,大女二女腼腆温和,三女汪桂花活泼好动,人长得不算太出色,但也是亭亭玉立,顺眼得很。小俩口三天两头争争吵吵,胡洪不知为什么不愿帮汪老做豆腐,很多活汪老汉干着明显吃力,前阵子听说汪老汉从石村把他一个外甥接过来帮忙,这个侄儿是汪老汉妹妹家的老儿子,今年二十岁,尚未成家,小伙子也生得浓眉大眼高高大大,人也勤快……"。邵师爷还要往下说,县太爷吴义能摆手止住了下文,一边笑"嘿嘿"地点着头,一边若有所思的一板一眼地说:"奸杀。"邵师爷"嗯"了一声说:"老爷高明!"1111吴义能派人将汪老汉、汪桂花、汪桂花的表兄桑星一一抓获,带上枷锁,推上大堂,要他们把谋杀胡洪的犯罪经过从实招来。汪老汉等三人一怔,大喊冤枉。吴义能大怒,"啪"地一拍惊堂木,骂道:"大胆奸夫、淫妇,不吃点苦头,怎肯如实招来!"又朝两边衙役喝了声:"大刑伺候!"1111两边衙役一个个如狼似虎扑上来,不由分说按倒汪桂花和桑星,棍棒齐下,一五一十直打得皮开肉绽、鲜血直流。汪老汉一见,跪在地上膝挪至大堂桌前,一边"咚咚"磕着响头,一边高呼"冤枉"。1111吴义能又一拍惊堂木大叫"老儿大胆!不打你个皮开肉绽你也不老实。"于是又对左右衙役喝道:"重打二十大板!"1111衙役们又将汪老汉按倒,举起大棒打起来。1111汪桂花一见父亲被打,拼命爬过去用自己的身体护住父亲。桑星爬在地上大喊:"老爷,冤枉呀!"汪桂花被衙役拽到一边,继续一五一十地打着汪老汉,这一棍棍比打在汪桂花自己身上还痛,大叫:"老爷住手,我从实招来。"喊完竟昏死在老爷大堂。1111吴义能喝令将汪老汉和桑星拖入大牢,留下汪桂花做大堂供词。拖走汪老汉和桑星后,衙役端来一盆凉水泼向汪桂花,汪桂花醒来,邵师爷供词写好,大体是:"民女汪桂花,与丈夫胡洪不和,常有龃龉,后看中来汪家帮忙的表兄桑星,勾搭成奸,被胡洪发觉,怕闹出去坏了名声,便伙同奸天将胡洪杀害"。邵师爷变腔变调地高声念了一遍,问汪桂花"属实否?"汪桂花昏昏沉沉半个字也没听进去,根本作不出反应。两边衙役拖住汪桂花的手在供词上按下了手印。次日又审桑星,开始桑星怎么也不愿屈招,无奈被打得死去活来,又见汪桂花已在供词上按了手印。承认是死,不承认也是死,不如先认了到时吃那一刀之苦,省得平白无故被打得皮开|<<<<<123>>>>>|

    本文由澳门微尼斯人娱乐发布于神话传说,转载请注明出处:吴义能丢官,小神石爷

    关键词:

上一篇:花园湖与二愣山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