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澳门微尼斯人娱乐 > 世界历史 > 陈平密计多奇谋,刘邦衣锦还乡

陈平密计多奇谋,刘邦衣锦还乡

发布时间:2019-09-20 01:40编辑:世界历史浏览(136)

    诸侯王的接连叛乱,使刘邦费尽了心思,平定一场场叛乱几乎耗尽了他晚年所有的精力。打败淮南王英布之后,刘邦返回长安,途中经过家乡沛县。长期背井离乡,在外征战多年的刘邦,如今回到故乡,心中感慨万千,决定在沛县休息数日。他召集父老乡亲们一起欢宴,看着乡亲们的笑脸,想起自己当初率领沛县三千子弟起兵反秦,入武关,进咸阳是何等的威风,后来领兵出川与项羽一争高低,终于逼迫项羽乌江自刎,一统天下。如今自己身为皇上,位居至尊,率军衣锦还乡。想起自己创业的艰辛,看到如今自己如此之高贵,他不觉即兴作了一首楚歌唱了出来:“大风起兮云飞扬,威加海内兮归故乡,安得猛士兮守四方。”刘邦一边唱一边高兴地跳起舞来,乡亲们见到刘邦如此高兴便都跟着唱了起来。刘邦对乡亲们说:“家乡的子弟跟随我征战多年,现在我夺取了天下,家乡人民都要跟着我享福。我就把沛县做为我的汤沐邑吧。并且从现在起,我宣布沛县的百姓世世代代免除徭役、赋税。”乡亲们纷纷拜谢。

    刘邦像历史上众多的开国皇帝一样,坐上皇帝宝座后,上演了一幕兔死狗烹、鸟尽弓藏的“好戏”。在建立汉朝初期,迫于部下战功赫赫,不得已封了几个异姓王,但心里却十分疑惧这些功高盖主的异姓王将来会成为汉室江山的另一个祸害。因此,他一直谋划着找机会剪除心腹之患,来加强他刘姓江山的稳固性。1.成也萧何,败也萧何汉高祖刘邦与匈奴订下和亲之约,北部边地的紧张局势稍为缓和,来自匈奴的威胁暂告缓解。于是,刘邦集中主要力量,剪灭异姓诸侯王,以进一步加强汉王朝的统治。汉初所立异姓诸侯王,不过是一项权宜之计。这些异姓诸侯拥有一定的兵力,据有连城数十的封地,对汉朝是一种威胁。当汉王朝的封建统治秩序初步恢复之后,便开始了一场削夺异姓王权力的斗争。这场********始于高祖六年止,前后共7年时间。刘邦剪除异姓诸侯王,轻者削夺封号,重者夷灭三族,而首当其冲的,就是那位“勇略震主”的韩信。韩信自齐徙封楚地,于高祖五年春正月,在下邳正式当上楚王。项羽兵败后,他的逃亡将领钟离昧因平素与韩信关系很好,就投奔了韩信。刘邦嫉恨钟离昧,听说他在楚国,就下令楚王逮捕他,那时韩信初到楚国,到各县乡邑巡察都派军队戒严,寻找钟离昧的官差几乎无法下手,到楚地处处受到约束。有人据此上书,告发韩信要谋反,但是仅凭上述这两条,不足以作为谋反的罪证,而且除上告者外,没有人知道这件事,包括韩信本人也不知道,因此刘邦就此事询问大臣们的意见。一些将领主张发兵至楚,击杀韩信,陈平的意见恰恰与此相反。他认为:楚王能征善战,兵多将广,如果发兵攻楚,韩信即使没有反叛之心,也会起兵叛乱,到时候如果各地诸侯起来响应,打起仗来,后果难料。陈平献计让刘邦假装游玩云梦约见各位诸侯,到时看韩信的举动,如果不来,就说明有反叛之心,大可名正言顺举兵诛之;如果韩信来了,可见机将其捕获,无需大动干戈。韩信当然知道刘邦此次的目的,但如果不去,岂不被戴上谋反的帽子.后来经过深思熟虑,认为自己无罪,为什么不去呢,但又怕被擒,这时有人向韩信建议:“杀了钟离昧去拜见汉高祖,高祖必定高兴,也就不用担心祸患了。”韩信把此事与钟离昧商议.钟离昧说:“刘邦之所以不攻打楚国,是因为我在你这里,如果想逮捕我去讨好刘邦,我今天死,随后亡的定是你韩信。看来你也不是位德行高尚的人。”结果钟离昧自杀而亡,韩信持钟离昧首级去拜见刘邦,当即遭到逮捕,韩信如梦初醒,叹道:“果然像人们说的‘狡兔死,走狗烹;高鸟尽,良弓藏;敌国破,谋臣亡’。现在天下已定,我韩信也该死了!”刘邦回到洛阳,因韩信谋反证据不足,只是削夺他的楚王封号,贬为淮阴侯。韩信自从被削夺封号之后,这位功勋卓着的将领,随即移居长安。他因刘邦嫉恨其才能,终日闷闷不乐,从此常称病,不再参加朝拜。刘邦见韩信在长安城,不理朝政,心安不少。有一次,刘邦与韩信论及诸将统兵的能力。刘邦问他:“你看我能带多少兵?”韩信回答说:“只能带十万。”刘邦又问:“你能带多少?”韩信说:“我多多益善。”刘邦取笑说:“多多益善,为何被我擒获?”韩信说:“陛下不能带兵,善于带将,这是我被擒的原因。”这一席绝妙的对话,多少道出了刘邦善于用人的卓越才能,也说出了刘邦与异姓王之间微妙的关系,更是显示出了韩信狂傲的个性。当边将陈稀叛乱事件发生之后,他终于陷入了悲剧性的绝境。在韩信被贬之后,部将陈稀被封为巨鹿郡郡守,他前来向韩信辞行。韩信辞去左右,拉着陈旆的手走到屏风后面说:“你我可是兄弟吗?我有话想和你讲。”陈稀表示一切听从将军的命令。韩信说:“此次调你所去的地方,是聚集天下重兵的地方,这样是容易引起别人怀疑的,当然,你是陛下亲信宠爱的臣子,如果若有人说你谋反,陛下一定不会相信;如果再有人告你谋反,陛下难免就会产生怀疑;如果第三次有人告你谋反,陛下定会大怒而亲率军队征讨,如果发生这样的事情,我为你在京城做内应,就可图谋天下了。”陈稀平素就了解韩信的才能,相信他的计谋,表示一切听从韩信的指示。陈猫到了代地,招致大量门客,而且待门客不拘礼数。有时也途经赵国,门客随行者千余乘。有人见陈稀的宾客如此之盛,又在外统兵多年,唯恐图谋不轨,便将情况告诉刘邦。高祖经过反复查验,果然发现他的门客有不法行为。陈旆知道后十分恐惧,暗中派门客与韩信的部将王黄、曼丘臣取得联系。高祖十年九月,与王黄等发动叛乱,并自立为代王,发兵攻打赵、代地区。刘邦亲自率兵前去征讨,韩信称病不随高祖出征,暗地里派人到陈稀处联络,要陈孺只管起兵,自己定从京城策应。韩信与家臣谋划:可以在夜里假传诏旨,释放那些在官府中的囚徒和官奴,然后率领他们去袭击吕后和太子刘盈。部署已定,只等陈旆方面的消息。这时韩信的一位门客得罪了韩信,韩信囚禁了他并准备杀他,于是门客的弟弟向吕后告发韩信谋反的情况。吕后对此深信无疑,原想召韩信进宫,又担心韩信不肯从命。因此,吕后与萧何共谋,骗韩信说刘邦已经得胜,陈旆已经被杀,令列侯君臣进宫庆贺,萧何对韩信有知遇之恩,亲自去将韩信请来,并且说:“虽然你终日有病,也该去庆贺一番啊!”韩信相信萧何,结果被吕后抓获并杀于长乐官钟室。最后,韩信被诛灭三族,一代名将落得如此下场。

    陈平,阳武县户牖乡人。他年轻时家里贫穷,但喜欢读书,研究黄帝、老子的学术。家中有田三十亩,和哥哥陈伯住在一起。陈伯在家种田,而任由陈平出外求学。陈平长得身材高大,相貌堂堂。有人在背后议论陈平说:“家里那么穷,吃什么长得那么胖?”陈平的嫂嫂嫉恨陈平不在家里劳动生产,就接口说:“也不过是吃糠咽菜罢了。有这样的小叔,还不如没有。”陈伯听到这番话,气得把妻子赶走不要她了。等到陈平长大该成家时,有钱人家不肯把女儿嫁给他,娶穷人家姑娘他又认为丢面子。户牖乡有个富户叫张负的,有一个孙女嫁了五次,嫁一次就死一个丈夫,再也没有人敢娶她。陈平却想娶她。有一次,乡镇上有人办丧事,陈平因为家里贫穷,就去帮忙料理一些杂事。他早去晚归,想多得点报酬以补贴家用。张负在办丧事的人家里见到陈平,看他身材魁伟而喜欢他。陈平走得很晚,张负跟着陈平到他家里看看,陈平住在城墙脚下的一条穷巷子里,用一领破席子挂着当门,但是门外却有不少有地位有身份的人来往的车轮印迹。张负回来对儿子张仲说:“我打算把孙女嫁给陈平。”张仲说:“陈平又穷又不从事生产,全县的人都笑话他的行为,为什么偏要把女儿嫁给他?”张负说:“难道像陈平这样一袭人才的人会一世贫贱吗?”终于将孙女嫁给了陈平。陈平穷,张负就借钱给他作聘礼,还给他一些办酒席的费用让他结婚。张负又告诫孙女说:“不要因为人家穷,就不小心服侍。侍奉哥哥陈伯要像侍奉父亲一样,侍奉嫂嫂要像侍奉母亲一样。”陈平自从娶了张家的女儿以后,资用日益宽裕,交友也更加广泛了。有一次乡里举行社祭,陈平主持分配祭肉,分得很公平。父老们说:“好啊,陈平这孩子分得好!”陈平说:“唉,如果让我陈平主宰天下,我也会像分这祭肉一样!”陈胜在陈县起兵称王以后,派周市平定了魏国地区,立魏咎为魏王,与秦军在临济交战。在这以前陈平已辞别了哥哥陈伯,跟一些年轻人去临济到魏王魏咎手下做事。魏王任他为太仆。陈平向魏王提出一些建议,魏王根本不听,加上又有人背后说他的坏话,陈平便逃离了临济。项羽领兵打到黄河边时,陈平就去投奔项羽,跟随入关攻破秦国,项羽赏给他卿一级的爵位。当项羽东归在彭城称王的时候,汉王挥师北上平定了三秦,又向东进军。殷王司马印背叛楚国。项羽就封陈平为信武君,让他率领逗留在楚地的魏王魏咎的门客去攻殷王,降服了殷王凯旋而归。项羽派项悍封陈平为都尉,赏给他黄金二十斤。过了不久,汉王又攻下了殷地。项羽大怒,打算杀掉那些平定殷王的将领官吏。陈平害怕被杀,就把项羽封赏给他的黄金和印信打包封好,派人送还项羽,自己单身带一把宝剑从小路逃掉。当他渡黄河的时候,撑船的人见他仪表堂堂,单身独行,怀疑他是个逃亡的将领,腰包里一定有金银财宝,就盯着他,准备杀掉他。陈平害怕,就有意脱掉衣服光着膀子帮助撑船。撑船的人知道陈平身上一无所有,才没有下手。陈平于是到修武投降汉军,通过魏无知的关系求见汉王,汉王就召他进去。当时和陈平一同进见的有十人,都受到汉王赏赐给饮食。汉王对他们说:“吃了饭,你们到客舍去歇歇吧。”陈平说:“我是有要事而来,要讲的事不可以过了今天。”于是汉王就同陈平交谈。汉王对陈平所说的很感兴趣,问他说:“你在楚国担任什么官职?”陈平回答说:“任都尉。”于是汉王当天就任陈平为都尉,让他做贴身的侍卫,并掌管监督诸将。将领们一听都喧闹起哄,说:“大王当天得到楚军的一个逃兵,还不知道他的本领高低,马上就同他共乘一车,反而让他来监督我们这些老将!”汉王听说后,更加宠幸陈平。汉王就带着陈平往东讨伐项王。到了彭城,被楚军击败。领兵撤返,一路上收集散败的士兵退到荥阳,任命陈平为亚将,隶属于韩王信,率军驻扎在广武。周勃、灌婴等都在汉王面前攻击陈平说:“陈平的相貌虽然不错,只怕就像帽子上的美玉一样,中看不中用。我们听说他在家里时,曾和嫂嫂私通;在魏王身边做事人家不能容他,只得逃跑归楚;在楚不重用,又逃跑归汉。如今大王让他做高官,委他监督诸将。我们听说他接受诸将的贿赂,贿赂多的被派到好地方,贿赂少的就被派到差的地方。陈平是一个反复无常的乱臣,希望大王明察。”汉王便有些怀疑陈平,召来魏无知责问道:“有这些事吗?”魏无知说:“有。”

    本文由澳门微尼斯人娱乐发布于世界历史,转载请注明出处:陈平密计多奇谋,刘邦衣锦还乡

    关键词:

上一篇:大摆鸿门宴,鸿鹄之志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