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澳门微尼斯人娱乐 > 文物考古 > 都邑考古新收获,从铜官到铜陵

都邑考古新收获,从铜官到铜陵

发布时间:2019-08-22 18:19编辑:文物考古浏览(56)

      从石璋如先生开展周都调查以来,周原考古走过了近80年的历程。通过一代代周原考古人的探索,周原遗址的考古学文化编年体系和文化谱系已基本建立,局部区域的文化内涵也日渐清晰;然而对于遗址整体布局的认识仍不够深入,成了当前制约周原考古研究的瓶颈。这种情况下,有学者根据遗址内不同性质遗存分布情况,将其划分成了不同的“功能区”,并认为周原遗址商周时期聚落的形成过程与性质可谓是“聚邑成都”,即在不同时期由众多“族邑”不断聚集而成。

    图片 1

      记者从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安阳考古队获悉,殷墟大司空东地考古取得重要收获,发掘商代晚期1个无字甲骨坑、多条道路、1座带一条墓道的大墓、3座车马坑等重要遗迹。

      虽为“都邑”,但以往考古工作主要针对夯土建筑为主体的居址区、手工作坊区和墓地等核心功能区而进行。 “都邑”边缘地带有可能是某个具体“族邑”的遗存,则多停留在野外调查层面。2017年我们有了一次深入了解周原遗址边缘地带的契机。

    基本信息:

      新发现的无字甲骨坑出土甲骨165片,这是殷墟在小屯宫殿区之外发现无字甲骨最多的一次。

      为配套新建开放的宝鸡市周原博物馆,扶风县在召陈建筑基址区的东侧修建一条周原大道。大道北接法黄公路,经下樊村西、任家村及下康村东,南接关中环线,长约3千米,纵贯了遗址东部边缘地带南北宽的一半(图一:周原大道在遗址中的位置)。据以往调查,大道所经的下樊村西、任家村东北及下康村东是西周遗存的分布集中区。

    主编:刘庆柱

      新发现的甲骨坑是袋状坑,口径1.8米,底径2.4米,深1.6米。出土甲骨基本无字,主要是牛的肩胛骨,还有少量龟甲。

    图片 2

    副主编:朱津

      甲骨学家认为,这次发现很重要,属商代晚期供贵族使用的甲骨,与小屯所出的供商王使用的甲骨有一定的差别,表明供商王使用的甲骨整治和占卜手法更加娴熟。此次发现的牛肩胛骨四角被截锯的片数较多,从卜兆看,龟甲上的跟小屯所出土的一样规整,牛肩胛骨上的普遍不及小屯所出的规整。

      经国家文物局批准,陕西省考古研究院联合宝鸡市周原博物馆于2017年2月至10月对大道范围内的遗存进行发掘。发掘总面积1950平方米,清理了西周时期灰坑179座、墓葬6座、房址4座、陶窑1座、水渠1条、道路1条,另有清代墓葬17座。根据遗迹的空间分布,发掘分三个区进行,从南至北依次为上康发掘区、任家发掘区和下樊发掘区(图二:发掘区航拍图)。以下为发掘的主要收获。

    出版社:中国科学技术大学出版社

      大司空东地位于殷墟遗址东北部,向西500米与小屯村宫殿区隔河相望。为配合安阳市民生保障工程,经向国家文物局申报,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安阳考古队在大司空东地的两个地点作了考古发掘。

    图片 3

    出版时间:2018年4月

      此次揭露出的多条道路,进一步完善了殷墟洹河以北地带的道路网络。结合以往考古成果,可知殷墟道路有3种不同宽度,有的宽10米以上,有的宽约7米左右,较窄的宽3-4米,或许对应后代城市的干道、街、巷。

      上康发掘区

    版次:1

      据专家介绍,殷墟布局具有大聚合、小分散的特点。本次发掘,为研究殷墟洹河以北地带的聚邑内部结构提供了新的场景。

      该发掘区位于上康村正东。发掘区内地层堆积简单,遗迹开口于垆土层下,打破红色生土。最下层堆积接近生土,但包含极少的西周时期遗物。遗迹多分布在村东取土壕两侧且相对稀散,以灰坑为主,有零星墓葬。遗物主要是生活类陶器,少量灰坑内出有较多的蚌壳。

    印刷时间:2018年4月

      此次发现的1座带一条墓道的大墓,形制较特殊,为研究商代墓葬制度提供了新资料。在大墓墓道边发现的年代早于大墓的2座车马坑,已搬迁到异地准备做精细考古清理。

      H54位于取土壕北侧,形状近方形,东西长7.89米,南北宽7.52米,底距开口最深处2.45米。坑的底部不平整,在靠北壁位置有两个柱洞,未见烧土灶坑等房址内常见设施。另外,坑底有多处大小不同的小坑或龛,其堆积和上部堆积一致,说明它们与上部大坑共时,应是附属部分。在西南角处有缓坡和台阶,表面较硬,有踩踏痕,可能是供上下的出入口。因此,该灰坑或是一座用于储藏的大型窖穴(图三:H54)。

    印次:1

    图片 4

    ISBN:9787312044441

      根据出土遗物,该发掘区遗存的年代集中在西周晚期,这与上康铜器窖藏所出的函皇父组铜器的时代基本一致。发掘区紧邻发现铜器窖藏的取土壕,二者的空间位置相近。一般认为,青铜窖藏应是生活在周原的贵族出于某种紧急情况(王室东迁)而导致的对贵重物品的临时埋藏的行为,这种行为往往发生在宗族居住区周围。因此,上康发掘区内的居址和墓葬遗存可能与函皇父家族存在联系,这里甚至是其“族邑”所在地。

    内容简介:

      任家发掘区

      铜陵作为中国几千年来重要的铜料来源地之一,先秦时期是“国之大事”的重要支撑和吴国争霸的主要依靠,秦汉建立统一帝国后,设立于此的铜官成为控制国家经济命脉的重心,为此后三国鼎立和江南经济的崛起奠定了基础。“铜陵”由此而得名,成为中国历史夜空中一颗璀璨的明星。本书结合考古发现和相关的文献记载,以铜陵的历史变迁为主线、历代国家对铜资源的管理和生产为重点,研究铜陵在中国大历史变迁中起到的作用,并对衍生出的铜官文化进行解读。

      该发掘区位于任家村东北、召李村西北的任家沟西岸。发掘区地层堆积也较为简单。遗迹均开口晚期地层下,打破生土。遗迹分布相对集中,种类有半地穴房址、灰坑(个别灰坑规模较大)、陶窑等。

    目录

      三座半地穴式房址南北向排开,相互距离较近。其中,F2保存较好,平面形状为长方形,北壁被晚期墓葬打破,南壁西段稍有外扩。室内地面经处理,光洁平整,活动踩踏痕迹明显。未发现柱洞,房内近中位置有一圆形灶坑,周边地面烧红。门道在南壁偏东,向外有台阶。东壁南端另有一缺口,底部较平。不足10平方米的房子设两个门道,似显多余。参照以往的多室房子,该缺口可能是通往另外房间的过道(图四:F2)。

    总序

    图片 5

    前言

      根据遗物判断,该区遗存的年代主要集中在西周晚期。小型半地穴式房址的集中发现,表明居住于此的人群构成与居住在西北方向约600米处,即夯土建筑集中分布的召陈一带的人群存在等级分化。

    第一章 初露峥嵘:国家诞生与古扬州铜料的开采

      下樊发掘区

     第一节 早期冶铜遗存的发现

      该发掘区位于下樊村西,紧邻村庄。发掘区内遗迹分布较密集,除大量灰坑外,还有不同形制的小型墓葬、水渠及道路等遗迹。

      一、中国史前铜器的考古发现

      H171形制规整,堆积较厚,遗物丰富,极有代表性。开口于晚期层下,打破生土。平面近圆形,口径长约4米,底部内收,径约2.9米。坑壁凹凸不平。坑底也不平整,距开口深2~2.5米(图五:H171形制)。坑内堆积较厚,出有丰富的陶器,仅陶鬲就修复了20件,另有少量石器、骨器和蚌器等(图六:H171内出土陶器及骨器)。初步整理发现,陶器的时代跨度较大,有西周早期甚至商周之际的高领袋足鬲、粗柄豆等,也有西周中期的联裆鬲等。

      二、冶铜术的起源

    图片 6

     第二节 国家与青铜时代的肇始

    图片 7

     第三节 古铜陵发现的夏代铜器及意义

      3座小型墓均位于发掘区北端,形制各异(图七:墓葬及出土器物)。M21为头端带壁龛的竖穴土坑墓。墓主为女性,头北向,仰身直肢。壁龛内放有陶仿铜鬲和罐各1,时代为西周晚期。M22被M21打破,典型的竖穴墓。墓主为女性,头北向,仰身直肢,带腰坑。随葬品置于头端二层台,1簋、1鬲、1罐及2豆,时代为西周中期偏早阶段。M23为偏洞室墓。墓主头向北偏西,仰身直肢。无随葬品,但被西周中期灰坑打破,时代应早于西周中期。偏洞室墓在先周时期的刘家墓地中较为流行,该墓或许是刘家墓地所属人群的孑遗。多种形制墓葬分布于此,可能和附近人群构成有关。

      一、古铜陵地区发现的夏代铜器

    图片 8

      二、铜陵发现夏代铜器的意义

      发掘区内还发现了一条西周时期道路L1。L1位于发掘区的中部,东西向,开口于西周晚期地层下,下压一座西周中期偏早阶段的灰坑,说明其始建年代不早于西周中期偏早。路面上和车辙里都发现有西周晚期陶片,路的使用时间下限应该不晚于西周晚期。残存路面宽约8米,路土较厚,最厚约30厘米。路面中间高两边低,或是出于排水需要。残留的7条车辙深浅不一,最深处约40厘米(图八:L1及其下压灰坑)。按照西周马车轨距2.2~2.4米的平均值,能够确定出3组车辙。按东西向,L1向西可能延伸至召陈建筑基址区的北侧,有可能更远。向东延伸,则是姚家村方向,可能是周原遗址向东去的交通要道。

    第二章 “铜”济天下:青铜冶铸与吴地铜矿的繁荣

    图片 9

     第一节 商至西周时期铜器的地位

      根据遗物,下樊发掘区遗存的年代从西周早期一直延续到西周晚期。与上康、任家村发掘区相比,该发掘区距召陈一带的遗址核心区更近,这或许是该区遗存内涵相对丰富、人群构成亦较复杂的原因。道路、沟渠等大型公共设施类遗迹从此经过,表明该区域是周原都邑扩张过程中不可或缺的一环。

      一、商至西周时期的国家体制

      初步认识

      二、商至西周时期青铜器的主要功能

      目前,周原是否为古公亶父所迁居的“岐邑”之地,尚无结论性意见,但无疑是关中西部晚商和西周时期最为重要的遗址。尤其在西周时期,周原与周王室有着密切关系,是丰镐、成周之外的一处重要都邑,甚至有可能是文献中的“周”。对于这种大型都邑,我们无法,也做不到全面揭露,哪怕是对单个小“族邑”。从1999年开始启动大规模考古发掘以来,在聚落考古理念指导下,我们对周原遗址的聚落布局和结构内涵的认识在逐步深入。然而,这些认识多是基于核心功能区的发掘和田野调查资料之上。

     第二节 商至西周时期的铜工业

      此次配合道路建设工程的考古工作,是对遗址边缘地带的解剖性发掘,相当于在遗址内布设了一条超长“探沟”。通过对这条“探沟”的发掘,我们了解了边缘地带遗存的具体情况,检验和补充了以往地面调查资料,是对周原这一超大都邑性聚落认识的较大补充,更是在不断认识其全貌的道路上迈出的坚实一步。

      一、铜料的开采和冶炼

     

      二、商至西周时期的铜器铸造

      三、商周王朝对铜料的控制和运输

    本文由澳门微尼斯人娱乐发布于文物考古,转载请注明出处:都邑考古新收获,从铜官到铜陵

    关键词: